章节目录 第七百六十五章 京兆尹的作证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所以在大皇子的眼中,君令仪的结果如何并不重要。

    大皇子为了保命,只能将君令仪一个人留在这里,让她受尽了指责。

    小二见君令仪孤立无援,便更加咄咄逼人起来。

    他道:“杀人凶手,你快点和我去找京兆尹!”

    “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都没有人为你作证!”

    小二的声音很凶,周遭的人也在指指点点。

    君令仪的眉头皱的很紧。

    秦止看着她,眸中染了几分担忧。

    他的拳头攥紧,想要站出来,却知道在这个节骨眼站出来只会伤了君令仪。

    无奈的氛围之中,一个声音响起,道:“这位姑娘是和我一起来的,一盏茶之前,她一直和我在一起,怎么可能在这里杀了人?”

    中气很足的声音。

    可对于君令仪来说却是陌生的。

    君令仪忍不住回头瞧了一眼。

    众人的目光也随着这声音看了过去。

    人群外,一个男人身着青色衣裳站着。

    随着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男人迈开脚步,向着人群中央的方向走去。

    众人赶忙给男人让了一条路。

    君令仪的目光锁在男人的身上。

    她不认识他。

    这个人是谁?

    人群中又响起窸窣讨论的声音。

    “这……这不就是京兆尹薛大人吗?”

    “京兆尹大人是和杀人凶手一起来的?”

    “你是不是傻,既然薛大人说之前这个姑娘一直和他在一起,所以这个姑娘就不是杀人凶手。

    “那……”

    讨论声越来越多。

    最清晰的几句撞入了君令仪的耳膜。

    君令仪瞧着一步步向着自己走来的男人,眸中依旧染了几分狐疑。

    她已经许久没有回到京城,连京城的官员表都没有看过。

    朝堂上的更新换代,现在看着这位薛大人,只觉得是个新面孔。

    只是……这个薛大人为什么要帮她?

    是秦止?

    君令仪不禁向着秦止的方向看了一眼。

    秦止的脸上也写满了狐疑。

    因为害怕皇上发现端倪,君令仪并没有看太久。

    薛大人并不是秦止派来的。

    更何况在这种状况下又没有手机,秦止又是如何联系到薛大人的呢。

    君令仪心中奇怪的感觉更浓了。

    她的目光落在薛大人的身上。

    薛大人先走到君令仪身边,开口道:“君姑娘,本官本来说好了请你来这里吃饭,却忘了你对于京城的一切都不熟悉,本官还在想,你去上茅房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回来,原来是被卷入了无端的案件之中。”

    君令仪看着薛大人的眼神。

    这戏演的十分自然。

    要不是因为她也是主角之一。

    她真的要相信了薛大人刚才说的话。

    看着薛大人的表演,君令仪也不甘落后。

    她很快叹了口气,道:“是呀,这酒楼的茅房真是难找,我在人群中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到大人的影子,还以为练个给我做主的人都没有了。”

    “怎么会,只要本官在这里一天,本官就来为你做主。”

    “多谢薛大人。”

    君令仪和薛大人一唱一和。

    薛大人和君令仪说完了话,又转头看了一眼刚才一口咬定君令仪就是凶手的店小二。

    薛大人道:“一盏茶之前,你真的看到君姑娘杀了地上的这位姑娘?她当时穿的什么衣服,用的什么工具,用的又是什么姿势?如果君姑娘和死者靠的很近的话,为什么君姑娘的衣裳上没有半点血痕。”

    “我……”

    在薛大人的质问声中,店小二语塞了。

    店小二舔了舔唇瓣,明显有些焦急。

    店小二道:“大人,许是小的刚才看岔了眼,小的现在仔细瞧着,这位姑娘也不怎么像是凶手。

    小的刚才在这里站着,就记得凶手是个女的,蒙着脸,这位姑娘也蒙着脸,所以一时看错了。”

    “真的?”

    薛大人挑眉。

    “对对对,是真的!”

    小二的态度十分真诚,坚定的程度和刚才指认君令仪的时候差不多。

    薛大人道:“既然你是看到了凶手的人,就请你和本官一起回到兆尹府查探一番。”

    “好。”

    不知道谁刚才去官府里找了人,现在官府的官兵已经到了。

    在官兵的疏散之下,酒楼的客人三三两两地散了。

    发生命案这样的事多少有些晦气。

    大家讨论完了,就不希望再看到命案的尸体了。

    君令仪抬起头,秦止和皇上也被人疏散走了。

    从头到尾,他们两个都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

    君令仪还稍有些迷糊。

    薛大人专心办案,对君令仪回眸一笑。

    君令仪礼貌回应,心里却觉得怪怪的。

    薛大人长得并不算帅,甚至有些黑黑胖胖,傻傻的模样。

    不得不说,这种长相总能给人一种安全感。

    他突然出现救了君令仪。

    虽然君令仪不认识他,但被他救了反倒有一种信任,不相信自己会掉入第二个坑里。

    薛大人要办案,就派了一个侍卫带君令仪去酒楼的房间里。

    君令仪的眉头轻锁。

    虽然薛大人的长相可以给人一种安全感,但天生的防备还是要有的。

    突然死亡的陈锦凝。

    突然指认她的店小二。

    突然出现的薛大人。

    这所有的一切,让她不得不注意。

    来京城之前,君令仪就已经做好了步步为营的准备。

    君令仪随着侍卫向着内屋走,远离了案发的地方。

    越走,君令仪的手便攥的越紧。

    她小心翼翼地跟在侍卫的身后,确定侍卫不是准备将她带到一个秘密的地方然后暗中杀掉。

    他们穿过了长廊,走到了酒楼最里面的客房门前。

    这间客房以前是君令仪的专用。

    后来老君头将清风酒楼又重新收了回来。

    这间客房便对外面开放了。

    有了君令仪的基础,清风酒楼的生意其实还算是不错。

    侍卫垂首,道:“君姑娘,等你的人就在里面。”

    等她的人?

    还真是搞得神神秘秘地。

    君令仪的手按在门上。

    仔细确认屋内是否会有什么机关暗器。

    确认之后,她方推开了屋门。

    客房内的布置和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客房之内站着一个人,此刻正背对着君令仪。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