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百一十章 子规声里雨如烟(十一)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君令仪把那张字条扔了。

    但她记得字条上面的字,让这个孩子此生都不要再入帝王家。

    与其显赫一生,不如碌碌无为。

    秦止的眉头轻蹙,问道:“吊车尾是什么意思?”

    君令仪的眼眸转了转,道:“就是夸你的意思。”

    “谢谢。”

    面对秦止的道谢,君令仪花费了一定的精力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来。

    她点了点头,道:“不客气。”

    君令仪抬起头看了看秦止,道:“有缘再会。”

    “嗯,有缘再会。”

    秦止看了一眼襁褓中的婴儿,道:“那你准备去哪?”

    君令仪想了想,问道:“你知道,燕国的城门在哪里吗?”

    如果找到了城门,君令仪就可以找到自己原来待得那个地方了。

    秦止的眉头皱紧,“城门处……”

    “放心,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危险的地方不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只有那个地方是齐国人和燕国人都能待的,我把你送到那里,我也能放心了。”

    她的嘴角扬起,又扯出了一抹笑意。

    秦止总觉得她的身份不会有她说的那么简单。

    但萍水相逢,很多事情都不该再问。

    既然如此,秦止也愿意在君令仪的面前做那个糊涂的人。

    他们一起站在燕国的城门下。

    这一边,是燕国。

    那一边,是齐国。

    从这里,他们注定要分道扬镳。

    从这里,他们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告别。

    而在齐国和燕国的中间,是数不清的尸首。

    秦止是幸运的,在这一场灭顶的战争之中他活了过来。

    可惜,有太多的将士没有活过来。

    他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也死在了这片土地上。

    没有人收尸,甚至面目全非。

    秦止问君令仪道:“你知道这个孩子的名字吗?”

    君令仪摇了摇头,“不知道。”

    遇见这个婴儿的时候,老妇人根本就没有说他的名字。

    君令仪道:“既然他的父母希望他开启全新的生活,应该也不希望他用原来的名字了吧,你给他起吧,只要不是起得太奇葩就好,至少能听得进去,至于狗蛋之类的,就算了,我觉得你的化名就不错,秦子规,我很喜欢。”

    秦止的目光一顿。

    果然,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

    谁都没有对谁坦诚相待。

    秦止道:“好。”

    这是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说完这话,他便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停留。

    君令仪站在燕国的城门口,看着秦止一步步向着齐国走去。

    那个背影没有回头,君令仪突然有点心酸。

    虽然她已经想好了要如何回去和虚空子解释孩子丢了的事情,但是看着他们走了,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奇怪。

    早知道他们之间的对话其实没有一句真话。

    早知道这交集也不过是人生中的一次偶然。

    不知道会不会有缘下次相见,不知道会不会有缘再一次遇到彼此,再一次看到那个孩子。

    君令仪想着,眼眸中还盛着盈盈的笑意。

    阳光洒下,照在她的身上。

    不管遇见了什么样的事情,第二次战争即将打响。

    下一次见面,君令仪又要化身城池上的军师,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不知道那时候会不会因为她的一个动作就把这位秦子规先生彻底送入了死亡。

    她想着,看着的人已经不自觉走远了。

    那人的身影只剩下小小的一点。

    君令仪想了想,也转身走了。

    可她刚走了一步,便被身后的尸体绊倒在地上。

    脚下一个踉跄,祸不单行,君令仪的手指被沙场上的宝剑割破了。

    伤口本来就没有愈合,因为这一下,指尖的血又流了出来。

    血滴落在地上的尸体上。

    君令仪的目光微偏,看见了那具尸体。

    那是个小男孩,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多少的样子。

    可惜现在也是灰头土脸,死在了战场上。

    小男孩的唇瓣是一片殷红,染上的是君令仪的鲜血。

    君令仪看着他,也看见他唇瓣上的颜色。

    不知为何,阳光洒在小男孩的唇瓣上,折射出的光芒好像有些异样。

    君令仪看着这光芒,只觉得头脑发晕,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她好像是睡过去。

    脑袋里浑浑噩噩,不知做了多少梦,不知见了多少人。

    什么孩子,什么秦子规。

    所有的一切通通抛到脑后。

    她是君令仪,是个穿越者。

    五岁的时候穿到了齐国大臣君润泽的家中,谁知君润泽一家对她特别不好,十岁的时候就故意将她丢弃在沙场之上。

    还好同为穿越者的虚空子帮助了她,让她去做她想做的事情。

    而她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帮燕国夺去一次胜利。

    她成功了。

    这一刻真骄傲。

    心中想着,君令仪的嘴角扬起一抹。

    身边好像有人在推她。

    君令仪的眉头拧了一下,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

    一睁开眼,她就看到了虚空子。

    虚空子的眉头也皱着,“你怎么在这?”

    “啊?”

    君令仪一惊,她跳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在尸横遍野的沙场上睡着了?

    记忆的前一刻,她明明还在战场上指挥来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令仪的心中狐疑,双眸中也盛满了狐疑。

    这份狐疑是做不得假的,她是真的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了。

    虚空子看着君令仪的表情,眼神微眯,眉头拧的更紧了些。

    他道:“孩子呢?”

    “孩子?什么孩子?师父你在说什么?”

    君令仪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看周遭的景象,道:“看起来,战争已经打完了好几天了,这几天我怎么一丁点的印象都没有?”

    她揉了揉脑袋,不像作假。

    虚空子的目光在君令仪的身上停留了许久。

    君令仪看看自己,看看周围,偶尔也看看虚空子的目光。

    和虚空子相同,她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虚空子的眼眸微顿,目光向着旁边扫了一眼,眉头骤然拧的很紧,道:“那边有一个穿越者。”

    “穿越者?同伴?”

    “嗯。”

    虚空子应声,目光凝在君令仪睡觉的不远处。

    不远处的尸体下面,好像确实有什么东西在动着。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