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七章 为了靠近你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侍卫们的嘴巴张得可以塞进去一个哥哥的鸡蛋。

    在秦止肩头的姑娘也显得同样的错愕。

    她明明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在地上闭目养神躺着,就算是秦止像是拽货一样把她拽走她也认了。

    谁知下一秒她的双脚便离了地。

    她睁开眼,便看见自己在秦止的肩头上带着。

    她的身体用尽最后的气力又挣扎了两下。

    “放开我!”

    “想被拖走?”

    秦止的脚步顿住,冷声开口。

    话音落,肩上的姑娘稍一踌躇,最终选择了老老实实地在秦止的肩头待着。

    这个姿势虽然难受了一些,却也比她的鲤鱼打挺好出了不少。

    侍卫注视着秦止和姑娘之间的互动,顺便目送着秦止将姑娘带走。

    手掌在屁股上摸了一下。

    虽说军棍比较疼,可他们看见了这样的场面,是不是也挺值得的。

    甚至有侍卫已经开始怀疑,这姑娘就是被王爷放进摘星楼的。

    秦止将姑娘扛在肩头,直接带回了他住的地方,扔在了楼下的小黑屋里。

    小黑屋关上门,便什么光线都没了。

    关门之前,姑娘又看了站在门口的秦止一眼,道:“人人都说王爷是雷厉风行的将军,你总和我一个小姑娘过不去,好意思吗?!”

    秦止看着她,道:“一把年纪,小姑娘?”

    “喂!”

    姑娘仰起头,怒目瞪着秦止。

    却是秦止一把将门拍上了,屋内的姑娘只能陷入一片黑暗。

    秦止的手掌按在门板上迟迟没有撤去,他的眉头皱着,不自觉又向着门看了一眼,似是准备一眼看到门内,也看到屋内的那个人。

    可惜,他什么也没看见。

    心中犹犹豫豫,有种情感在破土而出。

    相信与不相信之间的纠结和犹豫。

    秦止也不知自己在门前站了多久。

    他将门锁好,让人在门前守好,上楼去了。

    秦止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一进门,他就能透过窗户看见对面的摘星楼。

    眼前的景象似是有些模糊,秦止不自觉踉跄了一下。

    他的手掌扶着门框,顿了许久方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他道:“杜宇。”

    杜宇跪在秦止面前,道:“王爷,世子还是不吃不喝。”

    “随他。”

    秦止摆了摆手,依旧是那句话。

    杜宇的眉头皱着,却不好再说什么。

    秦止拿了一方手帕咳嗽了一声。

    闻声,杜宇不禁稍稍抬首,眸中带了几分焦急。

    待到秦止从手帕上抬起头的时候,杜宇也赶忙垂下头,遮掩自己刚才的动作。

    秦止道:“帮本王查一个人。”

    “是,敢问王爷是何人?”

    秦止从桌上拿出一方卷轴扔给了杜宇。

    杜宇接过卷轴,打开之后便看着上面的图画。

    图画上是一名女子,浅浅笑着,甚是好看。

    杜宇瞧着,却是一怔。

    他顿了许久,方道:“王爷,这……”

    “是长相相似却无一处相同的人。”

    杜宇还没有说完,秦止便明白过来。

    闻言,杜宇的眉头微蹙,却还是垂首道:“是,王爷。”

    应罢,杜宇离开了。

    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秦止一个人,连常日陪着他的那些卷轴上的画都已经不见了。

    他拿着帕子咳嗽了半晌,再抬眸时,便看见白色的帕子上带了一点点血红的血丝。

    双眸合上,秦止便这样躺在了床榻上。

    不知该想什么,不知该看什么。

    甚至都不知该如何沉沉睡去。

    杜宇办事的速度向来很快。

    第二天,秦止去了楼下姑娘的屋子里。

    虽然已经是白日,但屋子里没有窗户,依旧是黑漆漆的一片。

    姑娘睡得正香,推开的门将她吵醒了。

    她睁开惺忪的睡眼,身体还被绳子束缚着。

    她抬眸看了看秦止,迷糊道:“是准备送早点了吗?”

    她打了个哈欠,表情也随意了许多。

    秦止的目光锁在她的身上半晌,开口道:“子规?”

    闻言,姑娘的眉头皱了一下。

    她眨眨眼,抬眸看着秦止,道:“看起来王爷查人的速度真的很快,这么快就知道我叫什么了?”

    她笑起来,嘴角还带着两个浅浅的梨涡。

    可眼睛里的精明总是觉得怪怪的。

    秦止上前,将她的绳索解开了。

    子规看着秦止的动作,表情稍稍有些愕然。

    可她依旧坐在地上没有动。

    秦止拿着绳子坐到了后面的凳子上。

    他道:“怎么不逃?”

    子规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看着秦止,唇边的笑意始终没有消散。

    她道:“因为我知道,王爷这么厉害,就算是我想逃也逃不掉。”

    她说着,含笑向着秦止的方向走去。

    柔弱无骨的指尖轻触秦止的衣裳。

    秦止坐在凳子上动也没动,只是冰着一张脸看着子规。

    子规的指尖轻动,撩拨着秦止的衣裳。

    她的眸子微弯,笑道:“更何况,在王爷的身边待着,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王爷,我听说,我和你的亡妻长得特别像,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啊?”

    子规的唇瓣轻轻擦过秦止的耳畔,痒痒的气息吹过。

    秦止依旧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他的眼眸看向前方,冷冷开口道:“为什么要偷瘾药?”

    观星楼是放着瘾药的地方。

    杜宇传来的消息说,子规想要的就是瘾药。

    她之前去齐国抢孩子,是因为那个孩子是在贫穷的时候被郑国的父母送到齐国的。

    如今那对父母做了一点小生意发达了,便希望能够将自己的孩子抱回来。

    他们承诺给子规,只要子规能够将孩子抱回来,就会给子规一些瘾药。

    子规已经被关了一夜。

    如果她真的是瘾药上瘾的那个人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受不了了。

    秦止的话说出口,耳边却响起子规的一声轻笑。

    子规的指尖依旧在秦止的身上撩拨着。

    她道:“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有机会见到王爷。”

    指尖轻动,向着秦止的衣内探去。

    秦止的手掌抬起,一把遏住了子规的手腕。

    子规的手掌也用力,以柔克刚,丝毫不弱。

    两人在这样的状态下竟打成一片。

    子规和秦止你来我往,每人一招。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