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章 给宝贝儿一个吻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无妨。”

    秦止开口,向着营帐之内走去。

    杜宇的唇张开,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看了营帐的门口半晌,表情微微怔松,终是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秦止走进营帐的时候,君令仪已经吃饱喝足。

    小小的肚子圆滚滚的。

    君令仪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拿起桌边的帕子擦了擦嘴巴。

    她看着秦止,眼眸中带了笑意,道:“宝贝儿。”

    她的眼睛很亮,像是装了星星。

    秦止看到她,所有的疲倦便都不存在了。

    秦止看着她,问道:“还饿吗?”

    君令仪摇摇头,道:“宝贝儿,我吃饱了,你呢?”

    “我不饿。”

    秦止说着,走到了君令仪面前,抬手揉了揉君令仪的头发,道:“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会儿就可能会很晚才会回来,你昨天晚上受了伤,我让军医来帮你看一下,你乖乖待在这里不要走。”

    听着秦止的话,君令仪抬头看着秦止。

    她的眼睛眨巴眨巴,湿漉漉的像是小鹿一般。

    她的嘴角撇了撇,表情像是有些不太高兴。

    秦止看着她的眼神越发温柔,又道:“乖。”

    君令仪砸吧砸吧嘴巴,道:“宝贝儿,你是王爷,是不是要很忙?”

    秦止的眉心轻蹙,道:“嗯。”

    话音落,君令仪鼓了鼓腮帮子,身子骤然跳起,在秦止的脸颊上印上了一个吻。

    转瞬即逝的吻,却让秦止像是雕塑一般站在原地。

    君令仪已经坐会了原来的位置上,湿漉漉的小鹿眼依旧撩人。

    她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秦止,笑道:“你去忙吧,我会照顾好自己,不给你添麻烦,但是你也不要太累,要照顾好自己!”

    君令仪说完了话,秦止依旧像是雕塑一般站在原地。

    君令仪顿了顿,眸中多了几分狐疑,道:“怎么了宝贝儿,我之前不是这样的吗,可是我习惯就……唔……”

    她的话没有说完,被秦止悉数吞入腹中。

    秦止的身子低下,用唇堵住了君令仪的唇。

    依旧短暂的吻,但离开时带着满满的不舍。

    君令仪看着秦止的脸在她面前无限放大,又看着秦止慢慢站直了身子。

    秦止看着她,温柔道:“没有,原来的你又回来了。”

    “原来的……”

    君令仪轻声呢喃着,秦止又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道:“我要走了,乖乖的,有什么事情就找刚才的杜宇,千万不要跑出去。”

    君令仪乖巧地点了点头,秦止走出营帐,让杜宇将营帐内的早点收拾了。

    虽然齐国和燕国谁都没有做先挑起战争的一方,可北疆的局势已经进入到了暴风雨之前最后的宁静。

    几年前,齐国用自己强大的军事能力让燕国从历史的舞台上消失。

    可却依旧杀不死所有的人。

    一些燕国的余孽趁乱逃到了北边极寒之地,开始策划着一次反攻。

    这几年齐国一直生活在太后的阴暗统治之中,太后多疑,又一直以为齐国已经没有了“外忧”,只拼命地整治“内患”。

    她对秦止存了最大的害怕和疑心,虽然秦止的封地是北疆,可她总觉得北疆太过遥远,会变成秦止养兵造反的温床。

    在太后的统治之下,大赢之战后秦止一直南征北战,没有时间管理北疆。

    可这最后的结果却是给了燕国人一个极好的机会。

    他们在这里养精蓄锐,培养势力,现在已经变成了足以和秦止带领的军队抗衡的程度,而北疆那些胆小怕事的官员报到朝廷的数量,更不过是这支强大队伍的九牛一毛。

    秦止带着将士来到北疆的时候,看到的是燕国人在北疆对面建造的一座城。

    若是太后泉下有知,知道这可笑的结果,怕是会被生生气活。

    秦止将君令仪接回来之后,便开始了日夜的部署。

    最近燕国放出风声,说秦止曾经就是他们的手下败将,上次是因为燕国人少,这次人多,他们一定要把秦止打的落花流水,赶回京城吃奶。

    不堪的言论几乎传遍了大街小巷。

    更有传言,曾经带领燕国将士打败齐国的军师已经归来。

    燕国觉醒,要打垮秦止,让全齐国的人看看他到底是战神还是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

    对于这些言论,随行的将士甚是愤慨,更有当年参加了亡燕之战的将士大喊着杀过去,为自己曾经死去的战友复仇!

    在这种集体亢奋的状态下,唯有秦止表现的十分冷静,不管别人怎么说,他一直维持自己的观点,不打,等!

    被激将法激怒的人才是黄毛小子。

    依照他们现在了解的情况,如果和燕国开打还是有七分胜算,可燕国如此“讨打”,秦止总觉得有问题。

    秦止和将士们分析着燕国可能出现的情况,就连昨天被军法处置的陈将军也参与了讨论,虽然是带着十分的不情愿。

    陈将军和众人讲了他昨天在烽火台上看到的一切,战火连天,还有喊杀的声音,明显就是燕国打了过来。

    可秦止出现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好在军营之中没有出现什么情况,只是谎报了军情。

    有人调笑是陈将军这段时间过度劳累花了眼,多打两次就好了。

    陈将军黑着脸,变成了大家嘲笑的对象。

    半日的讨论又是一无所获。

    午饭时分,杜宇找到秦止,道:“军医已经去看过了。”

    秦止应了一声,道:“结果?”

    杜宇道:“军医说,她并无大碍,只是头部受伤,用两日药即可,至于她现在的情况,军医也不知道其中原因,不过军医会继续想办法,医好她。”

    “如果这样也好。”

    秦止骤然开口,杜宇一怔,开口道:“王爷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

    秦止开口,手指抬起,轻轻抹了一下自己的脸颊。

    看似不经意的东西却是从来没有过的,杜宇看着秦止,眉头不禁皱了一下。

    秦止低下头继续吃饭,道:“杜宇,你僭越了。”

    杜宇赶忙将头垂得很低调道:“属下知错。”

    “下去吧。”

    “是。”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