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六章 乘人之危,亲一口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寂静之中,最后进到屋子里的陆维琛抱着白翘翘。

    他的眼眸抬起,看着屋内的子华和白如深。

    白如深的目光轻动,向着陆维琛的方向走了两步,叹气道:“对不起,家事太多混乱,让陆兄见笑了,现在把翘翘……”

    白如深说着,伸手去接白翘翘。

    却是陆维琛带着白翘翘向后退了一步,让白如深扑了个空。

    陆维琛的举动让白如深有些意外。

    白如深看着陆维琛,惊道:“陆兄……”

    陆维琛的目光凝住,道:“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白兄是不是在掐着她的脖子?”

    白如深一怔,又笑道:“那是陆兄刚才看错了,翘翘性子本就急躁,是准备回来和我团聚的,她一直希望我能和王妃在一起,我自知没有这个可能,所以她在看见我和子华之后情绪有些失控,扑上来准备打我,我挥了一下手,是陆兄看错了。”

    说着,白如深又向前了一步。

    陆维琛也向后了一步。

    他道:“她还没有醒来,白兄继续做你的事情,我暂时不能将她交给你。”

    说罢,陆维琛俯下身子将白翘翘打横抱了起来。

    白如深的面上露出几分不悦,道:“陆维琛,她是我的妹妹,我们的家事你不便插手吧。”

    陆维琛听着白如深的话,动作却没有停下。

    他抱着白翘翘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开口道:“白兄,她是我最爱的人,是我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只要和她有关的事,我管定了。”

    陆维琛虽背对着白如深,可每个字都咬的很重。

    话音落下之时,他已经抱着白翘翘走出了屋子。

    白如深看着陆维琛和白翘翘的背影久久失神,拳头不自觉攥紧。

    陆维琛和白翘翘……

    什么时候掺和在一起的?

    床榻之上,子华轻唤了一声,道:“白公子……”

    白如深的眉头舒展开,回头看着床榻上的子华,道:’你受惊了。“

    子华的脸颊带了一抹笑意,道:“白公子说笑了,有什么受惊不受惊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奴家早就认定了白公子,只是希望白公子不要过分担忧才是……”

    白如深走到床榻边坐下,子华不自觉向着白如深的怀里缩去。

    子华道:“奴家听说,王妃已经被流放了,白公子为何不去将王妃救出来。”

    “呵,那是杀头的罪。”

    白如深抱着子华开口道。

    子华的目光微转,道:“是呀,看来这次,王爷的身边又要没有人了。”

    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子华缩在白如深的怀里,目光轻动,眼眸之中却划过了一抹算计。

    ……

    另一边,陆维琛将白翘翘从白府抱了出去。

    白府的小厮见白翘翘火急火燎地赶过来,只能着急地向着官府的方向去。

    可这个时辰官府早就休息了。

    小厮没有办法,第一个想起来的便是陆维琛。

    陆维琛深夜坐着马车来到了白府,看到的却是这样的景象。

    他刚把白翘翘抱了出来,白翘翘的白马便向着他嘶吼了一声。

    陆维琛看着白翘翘的白马,瞪了一眼道:“连我都不认识了?!”

    听着陆维琛的话,白马的动作一顿,看了看陆维琛,向后退了两步。

    陆维琛将白翘翘抱上了马车。

    白翘翘依旧没有醒来。

    陆维琛也坐上了马车。

    马夫扬鞭,一鞭子下去,马开始走,马车也开始摇晃。

    白翘翘的身体不稳,向着陆维琛的方向倒了过去。

    这一倒,刚好落到了陆维琛的怀里。

    陆维琛不妨,目光垂下,便看见了躺在怀里的姑娘。

    肤若凝脂,两弯柳叶眉,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樱桃般的唇。

    初相见时,陆维琛就对在场的所有人宣布,他要她。

    精致到无可挑剔的容颜可以让所有的男人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陆维琛的喉间一紧,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那些曾经的画面。

    摇摇晃晃的马车之中,陆维琛好像已经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他什么也听不见,他能看见的,唯有女子脸颊一抹殷红。

    他的头不自觉垂下,鬼使神差地想要将自己的唇印在她的唇上。

    怀里的女子忽是不适地皱了一下眉头。

    她的喉间发出一声嘤咛,也将陆维琛从那个不切实际的梦里救了出来。

    陆维琛坐直了身子。

    白翘翘的睫毛轻颤,缓缓醒了过来。

    她一睁开眼,就看见了坐着的陆维琛。

    白翘翘一惊,匆忙从陆维琛的身子上坐了起来。

    其动作之激烈,把外面赶马车的马夫都吓了一跳。

    马车只能尽量稳住缰绳,顺便在心里暗暗祈祷大人和刚才进去的那位姑娘不要玩的太过火。

    马车内,白翘翘瞪着陆维琛,道:“这是哪?”

    陆维琛道:“我的马车。”

    “我怎么会在这儿?”

    “呵,原来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的,我是看见你在白府里太过可怜,想起你之前说有个从来都不敢见的哥哥,我帮你从哪里逃出来,你就这么对我说话?!”

    陆维琛翻了个白眼。

    白翘翘听着陆维琛的话,挑开帘子向着外面看了一眼。

    昏迷前的记忆隐隐有回归的迹象。

    她和白如深吵得厉害的时候,确实是这个傻子冲了进去。

    后来好像自己就体力不支晕倒了。

    体力不支……

    这个理由还真是让白翘翘觉得无奈。

    想她白翘翘当年也是在北疆的草原上一个顶三的,肯定是因为和君令仪在王府这种地方住的时间太久了,才导致她也变得有点弱不禁风了。

    白翘翘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陆维琛看着她,忍不住冷哼了一声道:“你是不是最近缺男人了,使劲儿地往我的怀里钻!”

    闻言,白翘翘的眉头皱紧,马车内的火药味儿也更足了。

    白翘翘的目光微转,看着陆维琛道:“对了,我刚才晕倒的时候,你是不是准备乘人之危,想要亲我来着?!”

    陆维琛一怔,表情有些错愕。

    刚才亲的时候,白翘翘不是昏过去了吗?!

    再说了,他也没亲啊!

    没吃到豆腐就输了,这把陆维琛简直不要太冤枉!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