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八章 来呀,互相伤害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燕宁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起身道:“走吧,回去。”

    白翘翘看着他,毒舌的潜质发挥不出来,眉宇之间倒是带了几分担忧。

    燕宁已经向着门口走去。

    他看不见路,身体磕在桌子上,生疼。

    白翘翘上前道:“小心。”

    燕宁被白翘翘扶着,伸手甩去了白翘翘的手掌,笑笑道:“我没事。”

    白翘翘顿了顿,还想再说些什么。

    却是燕宁站直了身子道:“走了也挺好的,我会连累她。”

    白翘翘没说话,只担忧地看着燕宁。

    燕宁继续道:“你放心,我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有多尴尬,我不会出去找她,不会给你和君令仪添麻烦,走吧,在外面待得时间长了会被人发现的。”

    现在的他只适合生活在无尽的黑暗里,稍有光明就要快点离开。

    上官璃韵离开了他,或许就能生活在光明中了吧。

    回去的路上,燕宁一言不发,白翘翘想说点笑话逗他开心,最终只能以失败告终。

    她将燕宁送回了娇莺巷。

    天已经很晚了,京城的人早已睡下,让京城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沉寂中。

    白翘翘非常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她周遭的环境只要安静下来,她心里的不安和恐惧就会被无限地放大。

    她需要一个空旷的地方自己玩,亦或是一个热闹非凡的地方和一堆人玩。

    在夜晚的京城里,只有一个地方满足她的这些要求。

    桑红院。

    不管多晚,桑红院的热闹都刚刚开始。

    白翘翘进门,桑妈妈见她来了,赶忙上前迎接,态度极好。

    外面的大厅实在闹腾得很,白翘翘的目光扫过,看着大厅内嬉笑的脸。

    没有陆维琛那个色狼。

    呸,她才没有找陆维琛。

    桑妈妈道:“外面的大厅没有位子了,姑娘去单间坐坐?”

    白翘翘点头,一边随着桑妈妈向楼上的单间走去,一边开口道:“让阿青过来。”

    “阿青?”

    桑妈妈的脚步顿住,有些踌躇地看着白翘翘。

    白翘翘愣了一下,狐疑开口道:“怎么了?”

    桑妈妈叹了口气,道:“真是不巧,阿青被人点了。”

    “哦,谁点了?”

    阿青的长相和陆维琛有几分相似。

    哪个不长眼的会看上这种长相?

    白翘翘的眉心皱着,挑眉看着桑妈妈,表情中带了几分不悦。

    桑妈妈赔笑道:“这是客人的隐私,恕我不能告诉姑娘。”

    正说着,却是白翘翘身边单间的门被打开了。

    阿青正准备从门里出来。

    他看着站在门口的白翘翘和桑妈妈,刚好撞了个满怀。

    气氛有些奇怪。

    桑妈妈一时不知如何言语。

    阿青看了看站在门前的两人,颔首道:“姑娘,桑妈妈。”

    白翘翘的目光抬起,略着阿青向着屋内看去。

    这一瞧,她就瞧见了屋内的人,那个点了阿青的人。

    此人一袭白衣,慵懒倚在座椅之上。

    精致的容颜在橘黄色的烛光下依旧无可挑剔。

    这人……就是京城的第一纨绔,陆维琛。

    看见白翘翘的那一刻,陆维琛的动作也是一顿。

    本慵懒坐着的人顷刻变成了一只炸毛的刺猬,瞪圆了眼睛看着白翘翘。

    两人相望,那种熟悉的杀气再一次弥漫在桑红院之中。

    白翘翘看了半晌,迈开步子向着屋内走去。

    陆维琛看了一眼门外的桑妈妈和阿青,语气不悦地开口,“关门!”

    “啪!”

    阿青利落地关上了门。

    桑妈妈开口道:“你怎么把门关上了,让他们两个在里面。”

    阿青道:“桑妈妈,他们之间的事情不是我们管得了的,如果可以……”

    阿青的话说了一半,桑妈妈问道:“如何?”

    阿青拿出一把锁,直接将门锁上了。

    桑妈妈惊愕地看着阿青,阿青道:“桑妈妈放心,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拿着银子来重谢您的,到时候别忘了分红就行。”

    “你这个孩子!”

    桑妈妈咬牙,显然对于阿青的话还不太相信。

    阿青从怀中掏出了几两银子递给桑妈妈,道:“这些应该足够包夜了。”

    桑妈妈看着银子,又看了看阿青,终是冷哼一声,将银子都拿了过来,道:“你进入桑红院的第一个晚上就该知道,你的银子都是桑红院的。”

    阿青的脸上陪着笑,道:“是,我的银子都是桑红院的。”

    桑妈妈虽然这么说着,却只是翻了一个白眼便转身走了,并没有说出其他责备的话语,也不再管阿青和屋内的两个人。

    阿青看着门上的锁,轻笑着摇了摇头,拿着钥匙离开了。

    屋内,白翘翘和陆维琛还不知屋外发生了什么。

    关门的声音响起,白翘翘看着陆维琛,轻蔑道:“陆大人也知道这事丢人,准备和我私了吗?”

    陆维琛扭了扭自己的手腕,道:“这有什么丢人的。”

    “叱咤风云的陆大人原来男女通杀,这个新闻要是说出去,我感觉我能大赚一笔。”

    “某神秘女子寄宿平西王府,竟声称自己是小世子的姨娘,这个梗我要是写进书里,我感觉可以大卖。”

    陆维琛挑起眉毛,总算找到了一个能够反驳的点。

    白翘翘张了张嘴,第一次被陆维琛顶住了。

    一定是今晚接受的负面情绪太多,导致白翘翘的发挥失常。

    陆维琛面带笑容,道:“来呀,互相伤害啊!”

    白翘翘点了点头,道:“算你狠。”

    说罢,白翘翘转身准备离去。

    可她想走的时候才发现门被锁上了。

    陆维琛瞧着在门口磨磨蹭蹭的白翘翘,挑眉道:“姑娘若是想要留下过夜就直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演戏。”

    “演你妹的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翘翘转头瞪着陆维琛。

    陆维琛看着她的表情,目光中也多了几分奇怪。

    他走上前帮白翘翘推了两下门,推不开。

    看手感,应该是从外面锁上了。

    白翘翘的眉头皱的更紧。

    陆维琛的动作骤然顿住,转头看着白翘翘道:“你不会是刚被卖到桑红院,阴差阳错进来伺候我的吧?”

    “啊?”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