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六十九章 遇见对的人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无缝转换的语气让围观者颇为诧异。

    心中高冷王爷的形象在这一刻彻底坍塌。

    从眼神到动作。

    从言语到声音。

    明明还是那个人,却好像已经不是那个人了。

    除了无法挑剔的面容和精致奢华的衣裳,若是单单看着秦止的眼神,很难想象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反而像是平常人家疼爱娘子的五好男人。

    无需任何澄清,秦止的眼神就是最好的证明。

    陈锦凝看着不远处的秦止和君令仪,她咬紧了牙关,喉中有些铁锈的味道。

    “哗!”

    大雨没有预兆,倾盆而下。

    小厮惊愕,秦止下意识抬起手,将自己的披风挡在君令仪的头顶。

    君令仪也是下意识地向着秦止的怀里缩了一下。

    在雨中的诸多围观单身狗:“……”

    杜宇递给秦止一把伞,秦止将伞撑开,打在君令仪的头顶,道:“进去吧。”

    “好。”

    君令仪颔首,随着秦止一起走进王府。

    雨下的依旧很大,秦止和君令仪也依旧甜蜜。

    围观人看的清楚,这场赌局也是时候有个结果了。

    戏再好看,围观者也不想淋雨。

    众人三三两两散去,有的就在旁边的小商铺里避一避,有的直接向着自己家跑去。

    也有人最后看了一眼陈锦凝。

    身在赌局中时他们当局者迷,一直被陈锦凝的谎话牵着鼻子走。

    可其实细想起来,一切早已明了。

    不管是誓言还是咒骂,所有的一切都是从陈锦凝的嘴里说出来的。

    陈锦凝是身份高贵,可爱情这回事好像和身份高贵也没什么关系。

    对于陈锦凝的话,秦止从头到尾没有发过声。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只以为秦止是个高冷的人,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

    可刚才看着王爷和王妃之间的互动,眼眸中的温柔是遮挡不住的。

    众人瞬间明白过来,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不会表达自己感情的人,只是他没有遇见那个他爱的人罢了。

    雨落下,围观者躲在屋檐之下,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

    陈锦凝还跪在这一片雨幕之中。

    她的耳边是雨打在地上的声音。

    “啪啪啪。”

    “哗哗哗。”

    这世间最绝情的声音。

    她能感觉到背后有很多目光在看着她,在议论她。

    现在她什么都没了,连围观群众都不站在她这一边了。

    明明是她更早认识了秦止哥哥,明明是她更先喜欢上秦止哥哥。

    哥哥也曾告诉过她,秦止哥哥是她的所有物,为什么最后会这样呢?!

    为什么?!

    深信不疑的道理无论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雨水打湿了她的头发,打湿了她的衣裳。

    本就憔悴的陈锦凝此刻显得更加狼狈。

    可她的眼眸垂下,似乎对这一切都没有感觉。

    她看着落在地上的雨滴,无数次地问着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

    喉间有腥涩的味道。

    陈锦凝猛地咳嗽了两声。

    头垂下,有血落在地上。

    她看着那鲜血,眸中更是无神。

    眼眸轻动,忽是想起了什么,她踉跄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拼命地向着右边跑着。

    大雨滂沱,陈锦凝顶着湿漉漉的身子在雨中狂奔。

    路边的行人都打着伞,见到陈锦凝便下意识地让出了一条路来。

    也有人狐疑回头,却只能看见陈锦凝的背影飞奔而去。

    她一路跑到刑场。

    因为下雨,刑场周围没有人。

    只有高台上的刽子手和头戴黑色面罩的犯人。

    刽子手手中的刀举了起来。

    陈锦凝一边飞奔一边高扬起自己的手掌。

    “不要!”

    快要喊破了嗓子的两个字划破天际。

    闪电的光芒是最亮的背景。

    在那一片刺眼的光芒前面,陈锦凝看见刽子手的刀落下。

    “咚!”

    一片猩红,是血的颜色。

    掉落在地上的黑袋子,里面装着的是人头。

    “轰隆!”

    又是一声惊雷。

    飞奔的人看着眼前的景象,双腿在一瞬间软了。

    她跪在地上,怔怔看着眼前的景象。

    泪水从眼眶滑落,却很快和雨水掺杂在一起,什么也分不清楚。

    刑场上的血水被冲的渐渐淡了,杀戮的场面在收拾之下很快就会恢复原状。

    磅礴的大雨之下,唯有陈锦凝跪在刑场前,泣不成声。

    她的双眼渐渐模糊,眼前一黑,就这样哭晕在刑场前。

    晕倒的最后一刻,她的心中念着:“哥哥,我什么都不要了,你回来好不好……”

    回答她的,只有没有停下的大雨和冰冷的地面。

    ……

    “锦凝!”

    陈仲英惊叫一声,从那个噩梦里醒了过来。

    梦中的锦凝哭得让他心碎。

    他从床上惊坐起来,没有刑场,没有陈锦凝,唯有窗外哗哗的雨声。

    额间尽是冷汗,床榻前的男人浅笑开口,道:“陈公子醒了。”

    陈仲英的眼眸微凝,左右环顾了一下自己现在在的地方,又看了看眼前的陌生男人。

    简单的小屋子像是寻常人家的摆设,并不是在刑部之内。

    陈仲英看着男人,警惕道:“你是谁?”

    男人笑道:“许诺,你们京城的官员好像都叫我……烟枪。”

    “你……”

    陈仲英一怔,稍有些惊愕地看着许诺。

    他对于许诺的名字十分陌生,可对于烟枪却很是了解。

    前阵子将京城弄得满城风雨的人。

    可惜后来变成了一只夹着尾巴逃跑的狼。

    陈仲英冷静了一下,道:“是你救了我?”

    许诺点点头,道:“是呀,用黑袋子蒙着头行刑的犯人,就算是被换了一个人应该也不会被发现吧。”

    说话的时候,许诺没有看着陈仲英。

    他捏了一点茶叶,认真地泡茶。

    陈仲英道:“为什么救我?”

    许诺叹了口气,道:“最近我最爱的手下被人抓走了,我没有办法,想要继续走下去,就得抓一个聪明的人当手下。”

    “呵,许公子不知有没有听说过,越聪明的人越是不喜欢受到束缚,你救了我,我感谢你,却不会和你同流合污。”

    他陈仲英就算再傻,也不会傻到和一个瘾药贩子混在一起。

    他从床上下来,抬脚准备离开。

    倒是许诺的动作不急不缓,嘴角悄然扬起一抹笑意,道:“怎么说我也救了陈公子,我只需要陈公子和我一起完成一件事情,陈公子何不留下来听听,没准你也会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