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九章 能拆一对是一对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陆维琛的怒火可以烧了一个厨房!

    君令仪点头。

    陆维琛怒声道:“你们一个个的都能不能行,为何要留我一个单身狗啊啊啊啊啊!白如深,我诅咒你妹妹找不到男人!”

    “……”

    君令仪的眼皮跳了两下,这年头哥哥谈恋爱妹妹都会受影响的吗?

    为白翘翘默哀。

    陆维琛发完火儿,又看了看君令仪,道:“对了,王……嫂子,你上次不是说有好看的小姑娘要介绍给我吗?”

    在陆维琛饥渴的眼神之中,君令仪稍稍有点举棋不定。

    君令仪的嘴角扯了扯,道:“陆大人,别因为周围的人都有了……”

    “谁说的,我是真的特别喜欢嫂子介绍的那个姑娘。”

    “……还没有见面!”

    “那就先见一面咯!”

    陆维琛的眼神在发光。

    君令仪的嘴角扯了扯,道:“她每日忙的很,下次吧。”

    “好嘞,我的终身大事,就交给嫂子了。”

    陆维琛抬手,似是准备将君令仪的手掌捧起来。

    不过在秦止的注视之下,就算是陆维琛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只能将自己的手掌捧了起来,用一个特别诡异而又神奇的姿势看着君令仪,道:“嫂子,靠你了。”

    他的眉头快要拧成了麻花,可怜巴巴的模样惹得君令仪的嘴角抽了抽。

    如果陆维琛刚才的诅咒生效的话,他不是直接把自己下半辈子的事情都赔了进去。

    好在陆维琛并不知道这一点,他看向君令仪的眼神还是充满希望,就指望着君令仪给他介绍一个妹子让他一朝翻身了!

    陆维琛说完这一长串儿的话,忍不住伸了个懒腰道:“老五,看天色也到了上朝的时候,白如深不用上朝可以去和妹子逍遥,你还是乖乖地和我走吧。”

    虐狗场面满是泪,能拆一对是一对。

    秦止瞧了瞧天色,有君令仪在身边,倒是真的忘记了时间。

    他转头道:“我去换身衣裳,要上朝了。”

    君令仪颔首。

    秦止想了想,又道:“将他藏在这儿,等我回来再寻找其他的地方。”

    “好。”

    如今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

    秦止和陆维琛一起走了。

    看着陆维琛美滋滋的样子,君令仪以前怀疑他和秦止一对儿真是一点也不冤枉他!

    君令仪摇摇头,转身走进了屋里。

    燕宁还没有醒,双眼被裹上了一层纱布。

    伤疤被遮住,少年还是曾经的模样。

    桌边是白如深留下的药方,每种药君令仪都认识,并不难抓。

    药方的最后写着,使用一月,伤疤可淡,坚持半年,伤疤可除。

    原来,连这些都考虑好了。

    白如深依旧是那样的人,悬壶济世,平淡如佛。

    只希望他能早日想开些。

    君令仪看着燕宁,道:“你在岔路口,我等你回家。”

    迟到的话燕宁没有听见。

    君令仪能做的也仅此而已。

    她的话音落下,外面却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君令仪狐疑,出门一看,见桃儿站在门前,眉宇中带了几分焦急。

    每次桃儿着急的时候总会说不出话来。

    君令仪帮她平复了一下心绪,开口道:“慢慢说,发生什么事了?”

    桃儿道:“王妃,陈锦凝的哥哥来了,在王府的门前。”

    君令仪冷哼一声,道:“还真是贼心不改。”

    上次赶出去的还不过果断吗?

    她嫌弃道:“不用管他,想等着就等好了。”

    “不是,王妃,这一次他一过来就把小世子找了过去!”

    “什么?!”

    君令仪惊住,心中暗叫不好,大步向着王府门前跑去。

    跑之前君令仪又吩咐了杜宇一句,道:“将这里看好,派信任的人进去照顾着。”

    “是,王妃。”

    杜宇说罢,抬眸瞧着君令仪已经远去的背影。

    这是他第二次对除了王爷以外的人说这样的话。

    第一次是王爷受伤时,君令仪在马车中让他速速离去。

    这个女人,好像真如王爷所说,是配得上王爷的人。

    君令仪一路风风火火向着王府门前而去。

    隔了很远,她便看见陈仲英低着身子不知在和慕烟说些什么。

    君令仪上前,一把将慕烟护在自己身后,抬眸瞧着陈仲英道:“陈公子每日都来,无需上朝吗?”

    “家父上朝,我不过是个虚职,上不得朝堂的。”

    虚职?

    就算是虚职,在太后当政的时候,陈家一手遮天,陈仲英也算是京城里赫赫有名的公子哥儿。

    如今皇上亲政,就变成了虚职。

    慕烟拽了拽君令仪的衣袖,道:“这个大哥哥没有和我说什么,他一直说母妃长得好看来着。”

    君令仪抬眸,撞上了陈仲英的眼眸。

    那眼睛含笑,永远让君令仪觉得恶心的笑容。

    陈仲英道:“王妃是美人,如果每日都能来王府看上一眼,我也算是此生无憾了。”

    慕烟听着这话,不禁从君令仪的身后挡在了君令仪身前。

    他道:“母妃是父王的,不许抢!”

    陈仲英垂首看着慕烟,唇边的笑容更甚,道:“王妃和王爷如胶似漆,和小世子虽不是亲生母子,关系却情同母子,这样的王府,还真让人羡慕。”

    君令仪攥着慕烟的手,翻了个白眼道:“陈公子无需羡慕,你只需要回去好好地说服你的妹妹不要每天白日做梦,来给王府添堵,本妃就谢天谢地了。”

    陈仲英笑了笑,道:“王府多一个锦凝……”

    “是真多。”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君令仪接了过去。

    君令仪抬眸看着陈仲英,满眼的挑衅。

    陈仲英也看着君令仪。

    他道:“可为什么我总是觉得,这个看似平静的王府之中,好像隐藏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阴阳怪调的语气听得君令仪浑身上下都不是很舒服。

    君令仪的眼眸眯起,攥着的慕烟的手掌更紧了些。

    她道:“陈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仲英笑道:“今早上刑部发出了通告,说是牢狱里丢了个人,那个人是京城中原来秘密的聚集所沐风楼的掌柜,商贾罗霄的义子,燕宁,不知王妃认不认识此人?”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