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八章 摸哪亲哪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秦止的眉头皱起,却是女子的身子已经贴了过来。

    柔弱无骨的手指轻轻抚上秦止的大腿。

    指尖轻动,缓缓向上,向上,再向上。

    轻微的触感,浅浅撩拨。

    那指尖微动,向着某个少儿不宜的方向而去。

    在那双手碰触禁忌之前,秦止捏住了那只手腕。

    他的眼眸睁开,是坠入冰谭的寒冷。

    看着来人,秦止怔了半晌。

    他掌心的力道已经很重,被捏住的人明显很痛。

    那人的眉头轻蹙,头垂下,道:“王爷……”

    娇嗔的声音似是要将人的骨头都喊苏了。

    秦止看着眼前的人,一身粉衣,面罩轻纱,和君令仪如出一辙的双眸。

    秦止听着这声音,目光却更冷了,掌心的力度也更大了些。

    他道:“你是谁?”

    女子见景也是一怔,可她的表情很快就变成了委屈的模样。

    她道:“王爷,我……”

    她说着,没有被拽住的那只手又抬起,准备触碰秦止的身体。

    秦止的眉头拧紧,显然已经用尽了全部的耐心。

    只是他还没有动作,一人却敢在了他的前面。

    女子的手掌抬起,眼瞅着就要落在秦止身上之时,她的手腕却被一只冰凉的手攥住了。

    那手掌用力拽了一下女子,秦止的手也松开,任来人将女子拽起。

    女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却是身子已经从凳子上拽起来。

    君令仪就站在她的对面,手掌抬起,结结实实地一个巴掌甩在了女子的脸上。

    “啪!”

    w88优德在线娱乐安静了。

    女子捂住自己的脸颊,良久才惊愕抬手看着眼前的君令仪。

    君令仪也看着她。

    君令仪道:“子华姑娘,本妃不喜欢被人认作你,所以那些人受到了惩罚,当然,本妃更不喜欢你冒充本妃!”

    冰冷的口气。

    她不过回孟宇轩小睡了一场,谁知道赶过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今日的君令仪心情不佳,子华算是撞到了枪口上。

    君令仪虽然不会把脾气发在无辜的人身上,可是对于不无辜的人,她有一千一万种方法让那人知道惹了她的后果。

    子华捂着脸颊,双眸染了泪水,垂首道:“王妃,对不起,是我认错了人……我……”

    君令仪冷笑一声,之前她还可怜子华跟着白如深。

    现在她才发现,子华一点都不值得可怜。

    知道了她是平西王妃的身份,居然趁她不在准备勾引她男人。

    真当她是社会福利院的圣母玛利亚,什么都能忍?!

    她不是圣母,是嫉恶如仇的恶魔。

    在下一轮的狂风暴雨马上就要来临之时,屋内的门总算开了。

    白如深忙活了一夜,疲惫地从屋里走了出来。

    看着白如深,君令仪的注意力也被转移走了。

    她走到白如深面前,问道:“如何了?”

    白如深瞧着她,垂眸道:“我为他处理了一下,药方放在桌子上了,每日换药换纱布,一个月之后拆开再看吧。”

    君令仪颔首,白如深又道:“这些事情普通的郎中就能做,我可以不用踏入平西王府了。”

    闻言,君令仪微怔,白如深又向前走了一步,他和君令仪的距离唯有一个肩膀的距离。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尽量控制在只有他和君令仪能够听见,他开口道:“我走了,别为难。”

    白如深抬眸,看了一眼委屈站在旁边的子华。

    他道:“走吧。”

    子华咬了咬下唇,却最终没说什么,和白如深一起走了。

    君令仪转身,看着白如深和子华离开的背影。

    子华的脚步有些踉跄,却被白如深一路拽着。

    至此,君令仪也不用再猜测了。

    怪不得之前君止遥会说在街上遇见了她和白如深在一起走,怪不得桑妈妈会说那样的话。

    白如深当真将子华放在了身边。

    理由如何君令仪无权过问,她摇了摇头,将秦止的手臂抱得更紧了些。

    想要动她的人是万万不可的。

    秦止侧头,看着君令仪嘟嘴的模样,开口道:“酸了?”

    君令仪仰起头,再也不会因为他的这种话去洗个头了。

    她瞪着秦止,道:“我刚才看见了,你没有推开她。”

    “我……”

    “而且,你是不是拽她的手了!”

    君令仪的眉头拧的更紧。

    秦止摇了摇头。

    君令仪的拳头攥起,向着秦止比划了两下,却没有打下去。

    她瞪着眼睛,道:“还狡辩,说,她都摸你哪儿了?”

    说着,君令仪的头垂下,将秦止的手心摊开,在手心里印下了一个吻。

    她道:“这里是我的,不许碰其他的人。”

    动作一出,秦止嘴角的笑容更甚,眼眸中带了几分无可奈何。

    君令仪仰起头,问道:“说,她还碰你哪儿了?”

    秦止想了想,目光移向了自己的大腿根。

    君令仪的脸颊顷刻红了,眼睛瞪得更大,怒目看着秦止道:“流氓!”

    秦止一脸无辜,他好像没有说错。

    面对这样的秦止,君令仪更加无奈,脚在地上跺了几下,转身准备进屋去看燕宁了。

    只是她的脚步还没有完全迈出去,秦止拽着她的手稍一用力。

    她的身子转过,又落入了秦止的怀里。

    嫌弃和愤怒的话都没有说出口,秦止拦住她的腰,在她的额间印上了一吻。

    他道:“我都是你的。”

    闻言,君令仪的眼眸垂下,贝齿依旧咬着下唇,心里还算是舒服。

    一个不太合事宜的声音又闯了进来,道:“呵,你们俩能不能别每次都一见面就给我送这么大的一份礼,虽然我没吃饭,可是我不饿啊。”

    君令仪侧头,看陆维琛正哭卿卿地看着他们两个。

    此刻若是再来两声“汪汪汪”,那简直是再和谐不过了。

    君令仪道:“陆大人,早。”

    陆维琛长叹了一口气,放弃希望地看了看君令仪,又看了看秦止,面无表情,桃花眼变成了死鱼眼。

    他道:“白如深还在里面。”

    “没有,走了。”

    “走了?!”

    陆维琛的怒火可以烧柴火了。

    君令仪点了点头,特意加了一把火道:“是呀,带着一个姑娘走的,陆大人不快去瞧瞧。”

    “带着一个姑娘走的?!”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