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八章 第一纨绔变和尚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手中的筷子差点没丢出去。

    君令仪扯了扯嘴角,道:“他们协会里大多数都是男的?”

    “这倒不是,我原来是他们协会的会长来着。”

    “……”

    这种神奇的协会陈锦凝倒不是会长,这点真让君令仪觉得奇怪。

    君令仪思索的功夫,洛雨辰又开口道:“不过至少能够看出来,师父的崇拜者是由女子举起的大旗,师母的崇拜者是由男子举得大旗,相互并不影响嘛!”

    君令仪抿着嘴点了点头。

    这话好像说的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君令仪总是觉得有哪里好像不太对……

    君令仪摆了摆手,道:“好了,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君十三和燕宁的事情是你捅出来的篓子你帮我填平了,如果以后我再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唯你是问。”

    说着,君令仪的手又抬了起来。

    洛雨辰向后闪躲了一下,抬手连连求饶道:“师父师父,我知道错了!”

    “还有,一定要为燕宁平反,别说那些有的没的。”

    “为什么要为他平反,明明就是个欺负人的赌徒。”

    洛雨辰眨眨眼,稍稍有些不愿。

    君令仪看着她,道:“话从口出,你便要为自己的话负责,你见都没见过燕宁,就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

    “我……”

    听着君令仪的话,洛雨辰一时语塞。

    这件事情还真是不好办,对燕宁的贬低是让“君十三崇拜者协会”发扬光大最好的办法,如果把什么都说了……

    君令仪看着洛雨辰纠结的表情,又道:“燕宁和君十三不同,他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如果有一天有人瞧见了燕宁的真面目,你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与其如此,不如自己认错。”

    洛雨辰想了想,觉得君令仪的话说的颇有道理。

    她点了点头,道:“师父,我知道了。”

    君令仪撇了撇嘴角,总算解决了一桩事。

    她专心致志的吃饭,却是洛雨辰又鼓了鼓腮帮子,道:“师父这阵子去了不少地方,我也听说了许多有关师父的传言,可是上次桑红院一别,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君令仪清了清嗓子,道:“上次在桑红院……”

    “我知道,师母把你带走的,后来你来洛府找我的事情我也知道,等我的紧闭解除了,你也不在京城了,不过,见到师父果然有好事情发生,心心念念的沐风楼掌柜做的菜,以后可以不往沐风楼跑了,时不时来找师父就能吃上了。”

    洛雨辰仰起头,露出八颗洁白锃亮的牙齿。

    君令仪无奈笑道:“小馋猫,以后少去桑红院,也别是晚上的时候。”

    洛雨辰这么单纯的人,君令仪总害怕她被人骗了。

    洛雨辰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师父,听说陆维琛是和你一起出去的?”

    君令仪颔首,“是呀。”

    “那……他最近在忙什么?”

    君令仪拿着筷子,头抵在手背上,歪头看着洛雨辰,问道:“你问他做什么?”

    “emmmm……”

    洛雨辰陷入了一阵沉默,和刚才的喋喋不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君令仪挑眉看着洛雨辰,眼眸猛地动了动,开口道:“你不会是背叛了君十三,喜欢上……”

    “最近我家的风水不太好,我准备让陆维琛来瞧瞧,那个骗子不是一直都在自诩自己是个星象的天才,我想看看他能天才到哪里去,能不能帮洛府解决危机。”

    君令仪狐疑,“洛府的什么危机?”

    她回到京城也有段日子,没听人说洛府出了什么事。

    洛雨辰的眼眸中染了几分伤感,表情也甚是难受。

    君令仪看着她的表情,心底泛起一些愧疚的感觉。

    她是不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问洛雨辰这个问题,好像在人家的伤口上洒了一把盐。

    洛雨辰沉默良久,道:“我的猫丢了。”

    “……”

    君令仪的脑袋上现在全都是省略号的点点。

    洛雨辰继续开口道:“是跟了我两年的猫,我可喜欢了,这两天却无缘无故地丢了,我一直想找陆维琛给我算算,可是亦知都找不到他的人,就连烟花柳巷这样的地方都找不到他,京城第一纨绔是改行做和尚了吗?”

    洛雨辰越说越是气愤,越气愤越向着自己的嘴巴里面塞吃的。

    她吃的两个腮帮子鼓鼓的,还是气呼呼的样子。

    君令仪的眼皮跳了跳,道:“我最近也没找陆大人,不过他回来的时候说过,他这么长时间不在通天阁,通天阁里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没准这两天是忙的顾不上了吧,下次我和王爷见到他的时候,帮你和他说一声。”

    “别!”

    君令仪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了洛雨辰异常坚定的拒绝的声音。

    君令仪抬眸,又有些狐疑地看着洛雨辰。

    洛雨辰端起杯子喝了一杯水,道:“咳咳,其实我就随便找找他,如果他忙的话就算了,反正依照他那个半吊子的手艺肯定不能帮我找到我可爱的小猫咪。”

    君令仪被洛雨辰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却也没有再多问些什么。

    君令仪挑眉,开玩笑道:“知道找陆大人,却这么晚才来找我?”

    洛雨辰叹了口气,道:“还不是因为那个谁住进了王府,弄得我连去都不敢去!”

    那个谁?

    君令仪道:“陈锦凝?”

    “哼,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就觉得闹心。”

    君令仪笑道:“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你害怕的人?”

    洛雨辰看着君令仪,翻了个白眼道:“我可不害怕人,我害怕的是咬人的疯狗,那个女人就是个疯子。”

    君令仪点头,对洛雨辰的话深表赞同。

    今天她听了洛雨辰说这么多话,就这两句说的最地道。

    吃过饭,君令仪和洛雨辰便准备离开清风酒楼。

    有了君令仪的招待,洛雨辰今日吃的很饱,回去的路上也该好好地考虑一下如何将君十三和燕宁的故事换一个版本说出来。

    君令仪走在洛雨辰的身侧,两人刚出门,却是一个极其不礼貌的口哨声在身后响起,明显是冲着君令仪和洛雨辰去了。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