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六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阴毒的诅咒从少女的口中脱口而出。

    君令仪的眉头蹙起,攥着协议的手握的紧了些,道:“你要签?”

    “对,本妃要签!”

    陈锦凝的语调甚是坚决。

    以为用这种方式就能逼退她,君令仪未免太天真了一些。

    她和秦止哥哥的感情惊天地泣鬼神,冲破重重阻碍,如今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她绝对不会放弃,她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守护自己和秦止哥哥这段真挚而感人的爱情。

    在秦止哥哥回来之前,不管发生什么,她都会咬牙忍过去。

    今日她在君令仪的身上受到的委屈,总有一日会千倍万倍地从君令仪的身上再赎回来!

    在陈锦凝的心里,这世上的所有人都是欠她的。

    自幼的娇生惯养成就了她的大小姐脾气。

    只要是不惯着不宠着她的人就是败类,就需要她好好地收拾一番。

    因着她生长的环境和陈家的溺爱,从小到大她收拾过不少人,却从来没有失手的时候。

    除了……君令仪这个意外。

    一次次地交锋,一次次的失败。

    这一次,陈锦凝受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委屈,她的眼眶是红的,鼻子是酸的。

    在她的心里,为了她的秦止哥哥,她几乎已经付出了自己的一切。

    她一把抢过君令仪手中的协议,果然地签好了字按上了手印。

    在君令仪的目瞪口呆之中,陈锦凝的手掌抬起,再一次将协议递到了她的面前。

    陈锦凝的头扬起,似是为了防止眼眶的泪珠落下。

    她道:“给你,现在可以让本妃拜堂了吗?”

    今日的陈锦凝,真的感动到她自己了。

    此刻在她的眼中,她和秦止便是那相爱不得的牛郎和织女,许仙和白素贞,君令仪就是那恶毒的王母娘娘,见不得别人好的法海。

    为了爱情,她可以忍受折磨,苦苦等待一年只有一次的鹊桥相会,也可以耐住寂寞,在雷峰塔守护自己心中的珍贵。

    心里是万般委屈,表情是坚韧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憋泪。

    君令仪看着她这表情,五官都不知该放在哪里,出戏的不是一点半点。

    她清了清嗓子,将协议从陈锦凝的手中拿了回来,道:“真是委屈陈小姐了,这梨花带雨的模样看的本妃都舍不得了,行了,这协议也签好了,就请陈小姐履行协议,从平西王府圆润地滚出去吧!”

    “你说什么?!”

    陈锦凝的头垂下,眼角的泪痕都还没有来得及擦拭,眼眸中闪烁的东西就从极度的悲伤变成了满眼的惊愕。

    君令仪打了个哈欠,挑眉瞧着陈锦凝道:“陈小姐自己签的东西不会好好地看看吗?这里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签订这份协议之后,陈小姐便自愿放弃皇上的圣旨,不得嫁入平西王府。

    最近天气暖和,平西王府的花儿都开的娇艳,就像是陈小姐身上这件粉红色的衣裳一样。

    如果陈小姐有兴趣,本妃不介意带您去看看那些花儿。

    哎呀呀,昨夜下了一场雨,不知花瓣有没有被打的七零八落,入土为安。”

    “君令仪,你不要欺人太甚!”

    剧情层层转折,陈锦凝以为自己做出了极大的让步。

    可她从没有想过,她可以贪得无厌,将人逼入绝境,君令仪也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向前走了几步,摆脱了喜娘的桎梏,从喜帕下走了出来。

    可她还没有靠近君令仪,便被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的几个身强力壮的丫鬟钳制住了。

    她的目光扫过,就算脑子再蠢也已经反应过来。

    这所有的一切早就已经布置好。

    与其说今日是一场喜宴,不如说是君令仪做好的一个局,准备看看陈锦凝跳梁小丑一般的表演。

    她瞋目看着君令仪,目眦尽裂,原来一个人的怒气值从来都不会有顶峰,今日的君令仪便一直在挑战着陈锦凝的顶峰。

    陈锦凝每次以为自己的怒火已经达到了最高值的时候,君令仪都会龇牙咧嘴的跳出来给她一个新的打击。

    一边打击,君令仪还会眯眼笑道,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还没有气够你!”

    看着陈锦凝完全失控的样子,君令仪只悠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她的手掌轻动,挥了挥自己手中的协议,道:“白纸黑字写的清楚,陈小姐还想不认账不成,如果你想要去皇上那里参本妃一本,你完全可以去试试,本妃将协议拍在那儿,也能让皇上好好看看,到底是本妃逼迫,还是你心甘情愿,毕竟,依照陈小姐的性子,就算是把你的手指头都剁下来,你不愿意签的字应该也不会签吧?”

    看着君令仪嘚瑟的样子,陈锦凝的怒火更甚,早已顾不得什么大家闺秀的颜面,吼道:“是你逼迫本……”

    “嘘。”

    君令仪伸出一根手指放在自己的唇边,笑道:“陈小姐不能入门,某些称呼还是要少用的好,看起来你今天的状态不是很好,怕是不能和本妃一起赏花了,你们几个,还不快点将陈小姐送出去。”

    话音落,几个身强力壮的丫鬟面无表情地将陈锦凝拽出门去。

    陈锦凝怎能任人摆布,她的身子剧烈的挣扎着,眼眸依旧死死地瞪着君令仪。

    奈何丫鬟们的力气太大,纵然她万般胡闹,却不能挣脱开来,反而将华贵的嫁衣扯得有些散乱。

    好看的纱布裂开了几个口子。

    眼见着她马上就要退出门去,陈锦凝的心中依旧是不服气的。

    她扯着嗓子喊道:“放开我,我要和秦止哥哥拜堂,我要成为平西王府的王妃!放开我!快放开我!”

    尖叫的声音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而是堂前的大公鸡似乎听到了陈锦凝的呼唤。

    公鸡踉跄着身子站了起来,忽然猛地跳起,向着陈锦凝的身上扑去。

    陈锦凝不妨,只看见一团带毛的东西跑过来。

    锐利的尖叫足以刺破平西王府的天空,君令仪刚喝进去的一口茶险些喷了出来。

    她擦了擦嘴,道:“这公鸡真有灵性,知道帮陈小姐圆梦呢。”

    “君令仪,你不得好死!”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