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四章 顺便把秦止吃了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吴嬷嬷的眼皮跳了两下,脸上的笑容也尴尬了些,道:“老奴险些忘了来拿红枣银耳羹了。”

    说话的声音渐渐弱下来,她让身后的小厮将早点一样样端在桌子上,又道:“外面有些乱,王爷和王妃就在此处用早点。”

    秦止道:“端过来。”

    说罢,秦止将帘子撩起一点。

    君令仪一惊,向着秦止的怀里缩了缩,顺便挡住自己被手铐扣住的手。

    吴嬷嬷愣了半晌,赶忙让小厮在床边摆了小桌子,又把吃食摆上。

    君令仪看了秦止一眼,不知他到底要做什么。

    他们两个的手还被手铐锁在一起,现在吃饭定是有诸多不便,倒不如让吴嬷嬷先出去。

    偏是秦止的表情甚是淡然,他的左手和君令仪锁在一起,悠哉地撑在床榻上,右手拿起调羹,轻轻舀起一勺白粥吹凉。

    明明是情急之下的动作,偏被秦止做出了几分淡然优雅的感觉。

    君令仪看着他的侧脸,若不是衣服下他们两个人手掌按在一起的触感太过清晰,她可能都要沉浸在秦止今早慵懒的盛世美颜画风之中。

    秦止吹了几下,转身将调羹放在君令仪的唇边,“啊。”

    微眯起的眸中盛着无尽的温柔。

    君令仪眨眨眼,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秦止的眉微挑,又将调羹向前递了一些,道:“你累了,自己吃饭不方便。”

    君令仪依旧没张嘴,目光不自觉向着床榻前的吴嬷嬷和小厮看去。

    吴嬷嬷和小厮清一色地垂下了脑袋。

    君令仪的嘴角扯了扯,她的手腕被锁住了,确实不方便喝粥。

    只是听着秦止的话,怎么莫名让她有一种生活不能自理的感觉。

    秦止的动作维持了半晌,君令仪总算将自己的脑袋向前伸了些。

    似是叫着“嗷呜”的嘴型一口将粥吞了进去。

    粥不烫,哪怕君令仪咽的动作甚是不雅,却依旧没有影响喝进去的口感。

    秦止转过头,又舀起一勺轻轻吹了吹。

    君令仪向着他的方向凑了凑,亲昵道:“王爷,我吃饱了。”

    秦止的眉头微蹙,头抬起。

    吴嬷嬷和小厮的头垂的更低。

    只听秦止开口道:“退下。”

    “是。”

    吴嬷嬷和小厮巴不得听到这样的命令,此刻秦止开口,他们便齐刷刷向着门前走去。

    秦止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你们在,王妃吃的不舒服。”

    小厮:“……”

    今天早上,大概是不用吃早点了,很饱。

    吴嬷嬷和小厮走了,君令仪总算得了自由。

    她把盖在手掌上的衣裳拿掉,挥了挥手掌散散热气。

    秦止的调羹又一次伸到唇边,君令仪吃下去的动作也没有那么尴尬。

    她喝着粥,自己也拿了一个调羹,道:“没事的,我这样也能吃,没什么别扭的。”

    说着,她还拿着调羹自己舀了一勺粥吹了吹吃进去,力证自己还是个一个生活自理的五好向上青年。

    粥刚下肚,秦止的右手却揉在了她的头发上。

    君令仪的眸子眨了眨,好在刚才把粥咽了下去,否则可能又要呛到了。

    秦止开口道:“可是我有些别扭。”

    君令仪的头还被秦止揉着,她微微偏头,看着自己的手旁边还带了一个装饰物——秦止的手。

    秦止也适时地动了动自己的手,叹道:“硌。”

    “……”

    刚才是谁说她的手铐特别好,又不凉又不硌的。“

    耳边响起秦止轻声地叹息。

    君令仪把调羹放在粥碗里,身子坐的笔直,张开嘴道:“啊。”

    她的眼睛闭上,嘴巴张着,一脸求投喂的模样。

    秦止看着她,眸中又染了几分笑意,问道:“吃哪个?”

    “素馅包子。”

    “嗯。”

    秦止拿起一个包子递到君令仪的嘴边。

    秦止举着包子,君令仪便津津有味地吃着。

    既然秦止想喂,她也勉为其难地做一下被投食的小可爱。

    因为总觉得见到自己被投喂的模样会怪怪的,君令仪便闭着眼睛让秦止投喂。

    吃着吃着,倒有些吃困了,也不愿意睁开眼睛。

    可包子咬了几口,却咬不到了。

    她的鼻尖轻耸,头随着包子的方向而去。

    一下一下又一下。

    追逐食物的感觉有些刺激,君令仪的牙咬住,总算有一次要咬在了包子上。

    她的嘴角满意地扬起来,额头却不知撞到了什么东西。

    她的眸子抬起,嫌弃地向前瞧了一眼,刚好撞上了秦止的眼眸。

    她的眸子轻眨,愣住了。

    君令仪的额头和秦止的抵在一些,两人分别咬住包子的两端,相互对视着,姿势很甜很暧昧,秦止的眼眸很美很萌。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静止,他们两个谁也没有动,只是相互看着。

    君令仪看着秦止的眼睛,鼻端包子的味道已经吊不起她的任何兴趣。

    她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快速把包子吃完,一鼓作气把秦止也吃进肚子里。

    君令仪的心中无限遐想,秦止的唇却骤然动了。

    他的眸子垂下,看着手中的包子,一大口咬下去。

    君令仪匆忙咬住一口包子,退出了包子争夺战。

    如果真的这么咬下去,下一口秦止就能咬到她的嘴。

    她揉了揉自己刚才和秦止撞在一起的额头,多喘一口气的工夫,秦止已经把包子吃完了。

    他擦了擦手,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模样,又拿了一个包子喂给君令仪。

    君令仪咬了一口,明明是一样的味道,却好像没有刚才的好吃了。

    吃过早点,君令仪拿起帕子擦了擦嘴,一脸满足的模样。

    手上的手铐解不解开好像已经不重要了,毕竟有了秦止,她的手基本也等同于废掉了。

    她活动了一下自己能动的胳膊。

    头一偏,又看到了被秦止放回枕头边儿的小箱子。

    手掌抬起,准备把箱子拿过来。

    手刚碰到箱子,秦止的身子便倾过来,手也拽住了她的手。

    君令仪又待在秦止的怀里了。

    她的眼眸转过,对上秦止的目光,道:“王爷,你的伤口该换药了。”

    话音落,秦止方松开手,让君令仪去拿箱子。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