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六章 慕烟都看出来了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闻言,慕烟脸上的笑容更甚。

    童真的眼眸中竟带了几分八卦的意味。

    眼神和陆维琛如出一辙。

    慕烟道:“父王刚走我就进来了。”

    说着,慕烟又跳到地上踩了两下。

    靴子和地面相撞,发出蹬蹬蹬的声音,“我今天还特意穿了那双走路很响的靴子,母妃都没有发觉。”

    君令仪无奈道:“母妃刚才在想事情。”

    话音落,慕烟的眼眉却又挑了挑,凑到君令仪身边问道:“母妃是在想父王吗?”

    还未等君令仪回答,慕烟已经攥好了小拳头,哼道:“父王好过分,明知道母妃想他,还要出去做事情。”

    君令仪低头,看慕烟趴在她的膝盖上,小脸上还带着愤恨的表情。

    慕烟又仰起头看着君令仪,道:“母妃不必担忧,下次父王回来的时候,慕烟就不让父王见母妃,就说母妃得了很重很重的病,都是因为父王离开犯得,看他以后还敢不敢经常不回王府!”

    闻言,君令仪忍不住笑出声,她问道:“慕烟,这一招是你原来用于王爷的吧?”

    听着君令仪的话,慕烟的表情虽还有愤恨,却也漏了怯。

    他伸手挠了挠头,表情有些不好意思。

    君令仪的嘴角勾起,道:“这方法好用吗?”

    慕烟抿了嘴角,想了一会儿,道:“还挺好用的,就是……”

    君令仪托腮看着慕烟,笑道:“就是有一次因为我的介入弄砸了?”

    “嗯。”

    慕烟软糯糯地应了一声,道:“不过是我兵法不如母妃,后来我想了想,我甘拜下风。”

    君令仪的嘴角弯起一抹弧度,“既然你想用这件事和母妃来谈兵法,那你知道你赢在哪里,错在哪里了吗?”

    慕烟愣住,眼眸垂下,依旧保持着趴在君令仪膝盖上的动作。

    他仔细想了很久,方抬起头道:“母妃能解释给慕烟听吗?”

    “你赢在王爷疼惜你,爱你,你输在利用了这份疼惜和爱护。”

    “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兵法有云,相互利用方能站到最高的地方,可‘爱’这东西没有写进兵法,这东西很奇怪,王爷喜欢你,你也送给他几分,爱不会消失,反而会增加。

    可你若利用它,用兵法所言为自己谋取利益,自私自利只会让爱打折,缝隙越大,越能让人趁虚而入。”

    慕烟所有所思地听着,也不知听懂了多少。

    待君令仪说完,慕烟依旧想了多久,道:“那如果有一天,慕烟爱上一个人,那人却不爱慕烟,该怎么办?”

    面对慕烟甚是纯真好奇的目光,君令仪指尖不自觉抓了衣摆。

    慕烟看着君令仪的动作,头又抬得高了些,“母妃也爱父王吗?父王不爱母妃?”

    君令仪一怔,还没说话,却是慕烟的小拳头又攥了起来,道:“若是不能相互利用,便是要坦诚相待,母妃若是觉得问不出口,下次父王回来了,慕烟帮你去问他,母妃这么好,父王为什么不爱母妃。”

    君令仪看着眼前的慕烟颇为无奈。

    有时候她觉得慕烟很厉害,兵法也好,画画也罢,信手捏来,全然不像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可有时候她又觉得慕烟幼稚得紧,心性和说出来的话都是小孩子的模样。

    她伸手将慕烟抱到凳子上,道:“慕烟误会了。”

    她说着,又理了理慕烟的衣裳,“今日……”

    “母妃,我是真的误会了吗?”

    君令仪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慕烟打断了。

    慕烟的眼睛带了几分审视,盯在君令仪的脸颊上。

    君令仪撇了撇嘴角,无所谓道:“你误会了,父王和母妃,关系很好,相互爱恋。”

    她向着慕烟挑了挑眉毛,说出来的话也不像是有假。

    慕烟看着君令仪的表情,思索了一会儿,凝眉道:“你们好就行。”

    当初千方百计的想要破坏,现在千方百计地想要撮合。

    君令仪还拽着慕烟的衣角。

    她和秦止之间的关系,已经如此明显了吗?

    明明是演戏的一把好手,为何慕烟都看出来。

    她爱秦止,秦止却不爱她?

    指尖轻动,慕烟的话也让君令仪彻底断了那个荒唐的念头。

    秦止喜欢她什么的,不存在的。

    她把桃儿叫进来,让桃儿回占春堂拿两件衣裳过来。

    慕烟狐疑开口,“母妃,好好地拿衣裳做什么?”

    君令仪捏了一下他的小鼻子,道:“母妃带你出去走走。”

    “出去?进宫吗?”

    慕烟说着,脸上带了几分厌恶的表情。

    君令仪笑道:“不是,是去外面走一走。”

    “外面?”

    这一声,慕烟却愣住了。

    他的头抬起,惊异地看着君令仪。

    君令仪看着她的表情,又点点头,颇为诧异道:“就是除了王府和皇宫的地方,慕烟不喜欢?”

    话音刚落,慕烟已经拽住了君令仪的手掌,语气兴奋地快要飞起来,“就是每次坐马车路过的外面吗?!就是那个街道上都是鬼魅魍魉的外面?!母妃,我们一起去看鬼好不好!”

    “啊?”

    君令仪眨眨眼,一时有些懵。

    慕烟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君令仪拍了拍他的手背让他平息一下兴奋的心绪,哭笑不得地开口问道:“小世子,这些话都是谁和你说的?”

    慕烟捏了下巴,嘟囔着开口道:“小时候我想要挑开马车帘子向外看一眼,丫鬟都和我说,外面是看不得的,都是豺狼野兽,鬼魅魍魉,小时候我害怕,可是我越长大就越喜欢鬼!就是不敢一个人看,母妃一定要抱紧我,这次我要好好地摸一摸这些鬼魅魍魉!”

    慕烟撸起袖子,一副要干一桩大事的样子。

    君令仪的嘴角扯了扯,看来慕烟是真的没有去过外面。

    桃儿将衣服取来,君令仪让慕烟一人换衣裳,自己也去屏风后换。

    两人之间隔着一层屏风,君令仪开口道:“慕烟,外面可能和丫鬟所说的不太一样……”

    “为什么?他们骗我?我要处死她们。”

    明明是胡闹的话,语气却丝毫不带胡闹的意思。

    君令仪的动作微滞,眼眸抬起,好像能穿透屏风看见那一侧的慕烟。

    屏风那端穿衣服的声音没有停下。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