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八章 本王不穿最帅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不要着急,不要乱动。”

    君令仪叮咛着,面上的神情也很认真,手小心翼翼地向着遮盖布下面摸去,试探着秦止身子的方向。

    她没有掀开遮盖布,只一点点向着里面摸。

    在北疆的时候燕宁贪玩,总是把手粘在冰上。

    每到此时,大师兄就想办法让冰融化一些。

    若是硬扯,会扯掉一块皮,严重的还会出血。

    现在秦止的整个身子都躺在冰上,若是粘上了,可要废一份工夫。

    刚才摔倒的时候君令仪感知了一下冰块的位置,应该在秦止的屁股附近。

    她的手在空气中一路向下摸,找准差不多的位置向前探去。

    在她的手掌马上就要触碰到秦止身体的时候,秦止的手却骤然握住了她的。

    君令仪一怔,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却是秦止已经站了起来。

    杜宇送的遮盖布随着他的动作滑落在地上。

    君令仪惊住,赶忙拿出空闲的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非礼勿视!

    可眼睛虽然遮住了,瞪得却是不小,手指缝也张得很大。

    君令仪的眼睛在手指缝后面眨了眨,怔怔看着眼前的秦止。

    她把手撤下来,怒道:“你居然穿衣服了?!”

    眼前的秦止明显穿了衣裳,只是外裳没有穿好,披在肩头上,导致君令仪刚才看见了他裸露的手臂和锁骨,误以为他什么都没有穿。

    秦止看了君令仪的表情半晌,向着君令仪的方向近了一步,垂首道:“本王穿了衣裳,王妃不高兴?”

    话音未落,秦止的手掌抬起,准备去解自己的衣服扣子。

    “诶……”

    见景,君令仪赶忙制止了秦止的动作,嘴角的笑容甚是勉强,“没……没有,王爷穿了,我很高兴,很高兴……”

    “那……王妃想要本王再多脱些?”

    “……”

    秦止的眼神甚是单纯,堪比慕烟。

    君令仪看着他的表情,面部肌肉越发僵硬。

    她想了想,却把自己的手掌拿开,向后退了一步,捏着下巴若有所思道:“要不王爷再脱点,看看什么时候最帅?”

    秦止和她装单纯,君令仪就对着装。

    看谁比谁纯,谁比谁能玩。

    她认了太多次怂,怎么也该当一回大哥了。

    等秦止脱干净了,她再来一盆水,完胜!

    许是踩泰迪尾巴的次数太多,现在的君令仪已经敢拔泰迪牙了。

    秦止还拽着君令仪的手,看着她歪头思索的表情。

    “本王不穿最帅。”

    “……”

    君令仪鼓起腮帮子,一脸单纯好奇的表情,挑眉道:“那王爷试试?”

    他敢不穿耍流氓,她就敢一盆水让他的命根子冻成冰。

    秦止的目光始终落在她的脸上。

    眸间轻动,道:“罢了,本王开玩笑的。”

    君令仪笑着看秦止。

    心里暗道:小泰迪,有本事你别怂!

    秦止叹了口气,道:“本王要给王妃做晚饭,若是脱了衣裳被水泼了,杜宇又要送新的过来,多来几次王妃该饿了。”

    “……”

    说罢,秦止松开拽着君令仪的手,转身准备去生火做饭。

    君令仪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表情略显复杂。

    秦止……什么时候偷学了读心术?

    秦止一边走,一边将自己的外裳扣子一一系好。

    君令仪看着他的背影,默默把地上的遮盖布捡起来放在桌子上。

    都怪这块布,导致她的心电图都不好使了!

    莫非杜宇不知道什么东西都是半遮半掩的时候最勾人情绪?

    君令仪正气着,秦止已从外面拿了新的柴火过来。

    火折子点了火,秦止有条不紊的生火。

    君令仪托腮看着他,道:“上次王爷生火也挺熟练的,刚才是?”

    秦止手下的动作没停,淡然开口道:“想王妃想的动作不专注了。”

    “……”

    他的眼睛始终看着柴火。

    如果他用这个语调说“柴火不好烧”之类的话,君令仪或许还会觉得有点可信度。

    也不知秦止又是从哪里学来了这些稀奇古怪花言巧语的话。

    桌边有些瓜子,还没被刚才的“浓烟”侵害,君令仪磕着瓜子,瞧着秦止的动作。

    虽说刚开始君令仪对于秦止要给她做饭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

    只是经过了刚才一系列的事情,调戏也调戏了,玩笑也玩笑了。

    君令仪倒是很想看看,秦止到底会做一顿什么样的饭。

    或许秦止没有撒谎,君令仪在一边坐着,他点燃柴火的时候果然没有像上次一样出错。

    火燃起,锅架上。

    倒油,煎炒。

    君令仪没仔细看秦止到底做的什么菜,只是托腮瞧着秦止一步步的动作。

    素白十指染了柴米油盐,剑眉星目盛了美味佳肴。

    挥剑谋天下的手执起锅碗瓢盆也同样惊艳。

    君令仪瞧着,不禁入神。

    不论结果如何,她也是个让战神沾了阳春水的女人。

    这个牛,可以让她吹好几年。

    她常年给人做饭,执一口锅,喂饱了食客的胃。

    曾有多少人翘首以盼只为尝她的一道菜。

    可君令仪自己却是第一次体会到,想吃一道菜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甚至无关它的口感是否好,只因做饭的人。

    她突然想,若他们初相见时便是这般场景,君令仪会不会上前挑起秦止的下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这样好看的人,在沐风楼里做个给她做饭的厨子也好。

    若她从不知他的身份,也从不知他的喜好,该有多好。

    凡事都不能想如果。

    那是一场梦,不切实际的白日梦。

    她能做的,唯有认清事实,让每一天都过得开心些。

    嘴角的笑容不自觉有些苦涩。

    她最近一定是吃错了药,竟在冬日里变得有些伤春悲秋。

    君令仪正想着,秦止已经把盘子端到她的面前。

    他道:“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君令仪一怔,狐疑抬眸看了秦止一眼。

    秦止抬手,示意她看看盘中的菜。

    君令仪这才发现自己好像又沉浸在秦止的盛世美颜之中。

    她低下头,准备看看秦止为她准备了什么“小产餐”。

    可这一看,她却惊住了。

    眼前的这道菜……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