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一章 本王要和王妃手拉手到天明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君令仪放弃了“猪蹄”,醉酒让头昏昏沉沉的,身子也向后倒去。

    秦止伸手护在她的脑后。

    她的头上有伤,不能撞在马车上。

    君令仪的后脑触及一片柔软,身子找不到支撑,微微倾斜,倒在秦止的怀里。

    她的眉头皱着,似乎心情依旧不佳。

    秦止轻轻拍在她的后背上,不再问什么。

    君令仪哼了一声,带着酒气地开口道:“凭什么男人就能有三妻四妾,把我逼急了,我也左拥右抱,找一堆好看的小哥哥。”

    秦止拧眉,将她拥得紧了些。

    下巴抵在她的发间,暗哑开口道:“本王在,你还想抱谁?”

    君令仪抽了抽鼻子,迷蒙睁开双眸,抬眼对上秦止的目光。

    秦止不说话,就这样看着她。

    君令仪砸吧砸吧嘴,身子继续缩在秦止怀里,伸手捧起秦止的手掌,又嘬了两口道:“哼,我才不屑左拥右抱呢,我吃猪蹄就好了。”

    “……”

    秦止看着她,眸中是无可奈何,亦带着满满的宠溺。

    只要她开心,如何都好。

    君令仪啃了两口,抬手打了两个哈欠。

    手臂抬起,一把抱住了秦止的腰。

    秦止一怔,依旧凝眸看着她。

    君令仪的枕在他的胸口,嘿嘿嘿的傻笑了两声,道:“有猪蹄,有你,真好。”

    软绵绵的语气挠在秦止的心上。

    君令仪的脑袋在他的胸口蹭了蹭,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窝着,眼眸微合,似是睡了。

    秦止看着怀中总算安静下来的人,手掌轻抚过她的头发。

    君令仪又在他的身上蹭了蹭,嘴角扬起,好像刚刚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秦止挑起帘子向外看了一眼,道:“杜宇,不绕圈子,回王府。”

    “是。”

    杜宇应声,拉起缰绳调转了方向。

    王府门前很静,马车停下,微有颠簸,君令仪又迷迷糊糊睁开眼,道:“怎么停了?”

    “到家了。”

    “家?”

    君令仪有一瞬的恍神。

    她的眼眸轻动,瞳孔里似多了一分不一样的情愫。

    “嗯。”

    秦止答着,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

    他走下马车,背着君令仪向子规阁走去。

    杜宇把马车送回去。

    君令仪趴在秦止身上,眼眸抬起,四处看了看,头垂下,猛地轻咬在秦止的耳朵上。

    她咬的不用力,秦止的步子却骤然停下。

    君令仪毫无察觉,只哼了一声,道:“秦泰迪坏,这明明不是我家,咬猪耳朵。”

    话音落,君令仪又在秦止的耳尖啃了一下。

    啃完之后,君令仪移开嘴巴,狐疑用自己的脸颊碰了碰他的耳朵,开口道:“诶,你的耳朵怎么这么热?”

    秦止看着路上的雪,又迈开腿向前走去。

    “这是我们的家,平西王府。”

    “我们的家?”

    君令仪的声音还是不清醒的。

    风儿拂过,她的身子微寒,胳膊将秦止的脖颈抱紧了些,甜甜在秦止耳边笑道:“对,差点忘了在这我也是有家的,我们的家。”

    秦止未言,继续向前走去。

    他的目光抬起,看着不远处的子规阁,亦看着站在子规阁门前的人。

    表情冷下来,秦止背着君令仪走上前。

    吴嬷嬷站在子规阁门前。

    吴嬷嬷脚下的脚印很深,不知站了多久。

    如今看见君令仪和秦止回来,吴嬷嬷俯身请安,道:“王爷,王妃。”

    一边说着,吴嬷嬷还抬眸多看了君令仪两眼。

    秦止将君令仪背好,冷道:“母后有何吩咐?”

    吴嬷嬷垂首道:“王爷此话说的见外,太后娘娘听闻王妃遭遇变故,心中担忧,特派老奴来照顾王妃,只是这……”

    “本王和王妃都累了。”

    冷冰冰的话,已是下了逐客令。

    秦止转身,背着君令仪向屋内走。

    吴嬷嬷在身后瞧着,赶忙开口道:“王爷,王妃刚刚小产,身子不适,不宜同房。”

    秦止的步子没停,“本王要和王妃手拉手到天明。”

    “……”

    子规阁的门关上,吴嬷嬷想要再近一步,却被王府的小厮挡在门外。

    王府不似皇宫,吴嬷嬷也不能像苏嬷嬷一般找个窗户角蹲起来偷听。

    几经尝试失败之后,吴嬷嬷不甘心地看了子规阁一眼,终是离去了。

    子规阁内。

    炭火甚旺。

    秦止将君令仪放在床上,双眸合上,长吁了一口气。

    临行前他吩咐子规阁多燃炭火,却不知竟燃的这般热。

    身上本就有些燥热,额间不自觉出了一层薄汗。

    秦止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忽是耳边又响起君令仪的声音,道:“热死了!”

    闻声,秦止的眼眸睁开,准备让小厮拿去两盆炭火。

    只是他刚睁看眼,看着眼前的景象,却站在原地,没动,也没说话。

    君令仪躺在床上,两下就踹了自己的靴子。

    她的手掌抬起,先是丢了披风,又扒了自己的外衫,只露出里面一层内裳。

    手移到到领口,就在她准备再退去内裳的时候,秦止倾身躺在床上,手按在君令仪的手上,制止了她的动作。

    君令仪的手不得活动,嫌弃地挣扎了两下,依旧未果。

    身侧好像又多了一个发热源。

    她偏过头,不悦地睁开眼。

    秦止的脸颊近在咫尺。

    君令仪瘪瘪嘴,“热死了。”

    她说的是实话,脸颊粉嘟嘟的,不知是因为醉酒还是因为子规阁的温度太高。

    秦止躺在她的身边,喉间轻动,身上的燥热比她更甚。

    他还未来得及退去衣裳,刚刚又看了一场“脱衣秀”。

    吐出的气息有些灼热。

    君令仪的表情更加不悦,道:“更热了,放开我,脱衣裳。”

    她扁扁嘴,手掌又挣扎了两下。

    秦止的脸颊靠近,唇瓣几乎和她的碰在一起。

    君令仪总算不再挣扎,眼眸眨了眨,看着眼前的人。

    秦止开口,哑着嗓子道:“再这样,我会克制不住。”

    暗哑的声音带着略显粗重的呼吸。

    君令仪的睫毛轻颤,喉间动了动,看着秦止的目光。

    她单纯地开口道:“克制不住什么?”

    秦止看着她的表情,终是有些忍不住,眉心微蹙,想要摄住她的唇瓣。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