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一章 想活,必须靠自己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平西王府,书房。

    陆维琛垂首道:“还是没有消息。”

    “查。”

    独一个字,从坐在主位上的男人口中吐出来。

    他周遭的气息甚是阴鸷,整个人隐在黑暗之中,带着众人勿近的强大气场。

    陆维琛的表情也是少有的严肃,只答道:“是。”

    自从花骨朵消失之后,老五维持这种状态已经几个时辰了。

    陆维琛的人又被派了出去,却是一名小厮进入书房,开口道:“王爷,有王妃的消息了。”

    秦止的眸间幽幽抬起,眸中依旧一片死水,看不到一丝情感。

    陆维琛惊住,从小厮的手中取过一封信。

    信封拆开,陆维琛向外倒了倒,信纸和一枚璎珞一齐落在桌上。

    秦止看着那枚璎珞,眼眸中刚刚燃起的光又灭了。

    他的眉头拧紧,冷冽的寒冰在书房中蔓延开来。

    陆维琛顶着极寒,将信纸打开,怒斥道:“这种时候来这种信,这些毒贩子还真是不要命了,这璎珞明显就不是花骨朵的。”

    秦止的情绪稍稍稳定些,书房内的韩冰却没有消散。

    秦止道:“他说什么?”

    陆维琛一怔,狐疑看了秦止一眼,方反应过来秦止说的是这封信的内容。

    “他……他说花骨朵在他手上,让你把货交给他们,独自一人赴约,这种信……”

    陆维琛还在旁边骂着,秦止的目光锁在璎珞上,开口道:“杜宇。”

    “属下在。”

    “按照信上说的去救人,货不能给,人质要活的。”

    “是。”

    “一根毫毛都不少的活的。”

    “是。”

    陆维琛的眸子眨了眨,看着秦止在一边下命令。

    他又看了两眼桌上的璎珞,能让秦止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下令救人,看来这璎珞有些故事。

    不过,这不是女人的东西吗?

    陆维琛的目光落在秦止的身上,虽然情况危急,可八卦燃起来了真的不太容易灭。

    秦止似没察觉到陆维琛,他的目光扫过璎珞,瞳孔却骤然一缩。

    他将璎珞拿起,在烛光下细细端详,面上的表情亦不再平静。

    仿佛一颗石子敲入一汪死水。

    他道:“杜宇!”

    这一声,不再漠然。

    “属下在。”

    杜宇离开的快,回来的也快。

    “不用去了。”

    杜宇垂首,“是。”

    陆维琛看着这一主一仆,越发不明白秦止的套路。

    却是秦止将璎珞攥在手中,起身大步向门外走去。

    只留下陆维琛还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

    秦止马上要走出书房的时候,脚步骤然停下,开口道:“望之。”

    陆维琛回过神,“到。”

    “继续查她的下落,别惊动了宫里的人。”

    陆维琛的嘴角扯了扯,点头道:“知道了。”

    都查了多久,秦止一直说要不惜一切代价,此刻总算恢复了几分正常,知道不能惊动宫里的那几只狼。

    话音刚落,秦止便又迈开步子向外走去。

    陆维琛奇怪,开口道:“你去哪?”

    秦止没有回答,唯有脚步踩在地上。

    有小厮向前追了两步,却听秦止又道:“跟,死。”

    两个字,恍若寒风割面。

    小厮站定,不再动作。

    陆维琛也愣在原地,又低头看了一眼信纸。

    那个璎珞,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夜很冷,秦止攥紧璎珞,回子规阁,握蚀血剑,内着轻甲,外着布衣。

    他看见,璎珞之上有一缕丝线,是她今日穿的衣服。

    ……

    彼时,那个不知在何处的牢狱里。

    君令仪打了一个寒颤,从梦里惊醒。

    这天,真不适合住这种四处漏风的房子。

    外面依旧没有一点动静。

    君令仪摸到腰间玉佩,又做成哨子吹了两下,也没有一点声音。

    狭小的窗户上静悄悄的,除了偶尔飘进来的两点雪就什么都没了。

    她的鸽子……

    好像没有想象中的可信。

    君令仪长吁了口气,今天的运气真的不太好。

    她记得白日找上官璃韵的小喽啰所有的细节。

    信纸上有罂粟壳的味道,很重,像是每日都被熏过。

    她还记得那个小喽啰说过,他们的头儿是个叫三帮主的。

    这两个月大烟在京城里卖的特别火,很多人把大烟和烟草混合起来卖,这些人买通官员,交高额的赋税,连太后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清风酒楼更是能够公然卖给客人。

    京城里的公子哥不少都喜欢上了这种有趣的东西。

    如果君令仪没猜错的话,这伙人,是个不太靠谱的毒贩子,但却是一个很大的毒枭的分支。

    他们有什么货被秦止劫了,所以想用王妃相要挟,约秦止来好好谈谈,把货要回来,也相互交个朋友。

    其实这帮人打错了算盘,不过傻人有傻福,他们误打误撞,也抓对了人。

    君令仪的目光轻转,看着睡在她不远处的上官璃韵。

    若是用王妃之名义,依照秦止的性子,怎会和一群毒贩同流合污。

    但现在有了上官璃韵的璎珞,境况应该就大不一样了吧。

    她挑挑眉,这世上有很多幸运的人,哪怕置于危险,也会有很多搭救之人。

    可惜她不是这种人。

    从乱葬岗爬回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想要活下去,只能靠自己。

    每次想到秦止,她的脑子里就会有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完全浪费她的时间。

    君令仪伸了一个懒腰,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先走到窗户底下,准备踮起脚尖向外看看,了解一下自己到底处在一种怎样的环境里。

    她还什么都没看见,忽是一道剑光闪过。

    君令仪惊住,连连向后退了两步。

    大晚上的,那个早更的女杀手还不睡觉?!

    外面响起一声冷笑,道:“想跑?”

    君令仪向着窗户撇撇嘴。

    这么小的窗户让她怎么跑,缩骨功?

    她在心里骂着,却不回话。

    窗外有脚步声响起,君令仪的眸子转了转,躺回地上,装作熟睡的模样。

    不多时,牢狱的门开了。

    君令仪听着开门的声音,继续躺尸装睡。

    脚步声渐渐近了,她却不睁眼。

    月光从狭小的窗户投进来,刚好落在君令仪的脸上,鬼魅看着她的脸,眼眸又闪过一抹杀气。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