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七章 包养小白脸王爷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他道:“本王自小生在冷宫,父皇发现本王的时候正是除夕夜,母妃已疯,只道本王是她三年前生出的孩子,父皇见景,便把除夕定为本王生辰,直到母妃死去之时,本王看见她留下的木牌,才知道本王真正的生辰。”

    君令仪听着他太过平淡的语调,目光落在秦止的脸上,一时竟分不清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他的嘴角始终带着笑意,和平日的冰山不同,这样的笑却更让人心疼,让人想去抱抱他。

    君令仪舔了舔嘴角,道:“生辰是大日子,什么都可以省,长寿面不能省,我虽然不会做饭,可把面条下到锅里还是会的,我去给王爷试试。”

    秦止抬头,刚好撞上她的笑颜。

    他没说话,只看着她走出门。

    之前君令仪说自己贪嘴,秦止便让人在孟宇轩旁边建了一个小厨房,若是君令仪想吃什么就随时吩咐着。

    君令仪有了这个空档,有时自己偷偷做点好吃点,时不时也准备好甜点给慕烟送去,便说是自己的朋友从外面送进王府的。

    今日夜深,去小厨房却并不费劲。

    秦止见君令仪出门,目光又落在画盒之上。

    修长的手指打开画盒,将里面的画卷取出来。

    画卷在桌上摊开,一家四口和睦的景象映入秦止的眼眸。

    秦止怔住,目光在画卷上流连,一时竟有些愣神,没有察觉君令仪又进门了。

    倒是君令仪看着秦止骤然开口,道:“小世子画的全家福。”

    秦止似是被吓了一下,身子向后缩了一些,似是被抓了的小孩子,动作是从未有过的可爱。

    君令仪看着他的动作怔忪片刻,末了却偷笑一声。

    秦止清了清嗓子化解尴尬,开口道:“怎么回来了?”

    君令仪拿过披风系上,笑道:“本以为小厨房离得近,可外面实在太冷,回来拿披风再过去。”

    “嗯,小心身体。”

    “好。”

    君令仪应声,走了两步却退回来,道:“王爷,我想问你个问题?”

    秦止狐疑,抬眸撞上君令仪的眼眸,“问吧。”

    君令仪舔了舔唇角,踌躇许久才开口,“小世子的生身母亲,还会回来吗?”

    秦止的眉心蹙起,目光又落在了画上,没有回答君令仪的话。

    君令仪咳嗽一声,又道:“小世子似是很想念他的母亲,我只是随便问问,没有其他的意思……”

    “你若能一直在就好了。”

    秦止垂首,骤然开口。

    君令仪身子怔住,喉间的话也说不出了。

    秦止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道:“可本王不能如此自私。”

    话音里的滋味君令仪品不清理不明。

    她看着自己的脚尖,道:“我去煮长寿面了。”

    说罢,她转身离去,似是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刚才出来的时候还很冷,此刻脸颊却有些烫。

    君令仪将掌心贴在脸颊上,心里似是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她若能一直在,秦止有了挡箭牌,慕烟有了母妃,可她呢?

    人啊,还是得自私一点。

    君令仪叹了口气,尽量不让秦止的攻势突破自己的防线,只鼓鼓腮帮子走进了小厨房。

    千算万算,她却还是漏算了一件事。

    小厨房的火灭了……

    这大黑天的,是让她自己生火?!

    君令仪的嘴角扯了扯,心里又叹了一句秦止事多,过生辰也不知道早点说,非得大半夜的闹幺蛾子。

    心里骂着,君令仪转身出门,准备叫个小厮来生火。

    她的步子还没踏出小厨房,却是秦止从门外走了进来。

    君令仪怔住,道:“王爷怎么来了?”

    “饿了。”

    “……”

    秦止的目光扫过厨房,问道:“还没生火?”

    君令仪的脸在黑暗中甚是无奈,她刚出来半盏茶的时辰,秦止当她是葫芦娃,呼呼就是往外吐火?!

    君令仪在心里吐槽着,秦止的手掌不知何时按在她的额间,叹道:“傻瓜。”

    “……”

    君令仪要罢工!她不做了!

    心里想着,秦止竟转身拿起柴火往炉子里添,他的手里拿了火折子,道:“本王来生火。”

    他的动作甚是熟练,若是无视他一身装束和周身的气质,竟真的有些像是平常的灶夫。

    君令仪愣了半晌,眼瞅着秦止的火已经要燃起来,她才走到案边开始准备面条。

    长寿面对于她来说甚是容易,不容易的是要在秦止的面前做出一个生手的感觉。

    面团活好,君令仪的手掌一下下在上面按着。

    每一次都似用尽了全力,眉头也皱在一起,甚是费力的样子。

    君令仪咬着唇边,面上的表情亦是生无可恋。

    耳边是灶台中火苗燃起的声音,君令仪低着头,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团上。

    身后骤然被人环住,温热的感觉传来,君令仪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攻击准备非礼自己的人。

    身后的人反应过来,她的手腕被人攥住,指尖的面粉却弹了出去。

    手臂被禁锢,那人也将她拥得更紧些,无奈道:“淘气。”

    君令仪被他环着,一只手还按在面板上,身子挣扎了一下,无果。

    她垂下头,甚是委屈地开口,“王爷,我不知道是你。”

    她说着,耳边似是响起了一声叹息,连禁锢着她的动作也松了些。

    她继续道:“我这也算是时刻保持警惕,绝不给王爷带绿帽子,王爷说对不对?”

    说着,君令仪转过身,准备看看秦止的脸色,见脸色下菜碟。

    只是她的身子刚转过来,看着秦止的脸,笑喷了。

    秦止虽然制止了她的动作,却没有躲开她弹出的面粉,此刻他的脸上尽是面粉,竟有些像是戏剧上的大花脸。

    君令仪扶着秦止笑了半天,一抬起头看着秦止的脸便忍不住又笑出声来。

    秦止只看着她,也不黑脸更不发火。

    眸中有些无奈,也有些宠溺。

    君令仪笑的肚子疼,方憋着笑帮秦止把脸上的面粉拍掉。

    许是有了面粉的晕染,秦止的脸颊更白了。

    活脱脱像是个小白脸。

    君令仪看着他的脸颊,很想下手捏一下。

    秦止又道:“本王饿了。”

    君令仪颔首,下意识开口道:“好,现在就做面条包养你。”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