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 娃怎么还没生出来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嗯。”

    慕烟颔首,略带嫌弃地瞥了君令仪一眼,“我都已经画出来了,母妃还没生出来,差劲。”

    “……”

    生孩子和画画能比吗?!

    君令仪的嘴角带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为了防止熊孩子继续追问相关细节,她没有和慕烟深度计较这个问题。

    君令仪看完画,随意地向外瞥了一眼,见天已大黑,不禁狐疑开口,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回王妃,快亥时了。”

    话音落,君令仪惊住,刚才光顾着给慕烟做模特,一时竟忘了时辰。

    这个时间慕烟也该睡觉了。

    丫鬟们被慕烟梳洗准备入眠,君令仪也起身准备回孟宇轩。

    丫鬟为君令仪系着披风。

    披风还未系好,忽是慕烟从床榻上跳下来,道:“喂!母妃!”

    君令仪狐疑回头,问道:“怎么了?”

    慕烟的嘴角动了动,眼眸也有些闪躲,良久方开口道:“拿去吧。”

    这句话说的没头没尾的,君令仪更加奇怪,又问道:“什么?”

    慕烟的小嘴动了动,眉头也皱在一起,跳起来把桌上的画拿下来卷好,递给君令仪道:“送给你了。”

    君令仪看着慕烟和他手中的话,微愣神了一小会儿。

    倒是慕烟见她没动静,又把画拽了回来,凶巴巴地开口道:“我是看你做了一下午也累了,所以赏给你的,你要是不愿意要,那我就……”

    话音未落,君令仪已将慕烟的话接了过来,笑眯眯道:“既然是我的酬劳,我就收下了。”

    她说着,身子蹲下,抱着慕烟在脸颊上亲了一下,笑道:“谢谢小世子。”

    慕烟的脸颊温度有些升高,肉手抬起,捂着脸颊,转过身道:“不用谢,我的画要好好珍藏。”

    “好。”

    君令仪笑着将画卷好,又让丫鬟拿了木盒出来装着,方带出门。

    她出门许久,慕烟还摸着自己的脸蛋,年画娃娃的脸上带了一抹笑意。

    君令仪白日是来劝慕烟的,再加来来的匆忙,身边也没带什么丫鬟。

    如今夜太深了,占春堂的小丫鬟便提着灯送君令仪回孟宇轩。

    她和小丫鬟刚出门,便看见一人站在不远处。

    丫鬟蹙眉,厉喝道:“何人深夜擅闯占春堂?”

    那人没动,似是没听见小丫鬟的话。

    君令仪定睛一瞧,攥着小丫鬟提灯的手,开口道:“是王爷。”

    丫鬟怔住,随着君令仪一齐上前。

    走近一瞧,果然是秦止。

    月光照亮地面的白雪,秦止身着披风,负手而立,肩头似还带了些许白雪。

    丫鬟跪地,道:“见过王爷。”

    秦止的眼眸本看着前方,此刻看见君令仪,眼眸稍动了些,道:“出来了?”

    君令仪颔首,走到秦止身侧,“王爷无需担心,小世子已经无碍了。”

    “本王不担心他。”

    秦止说着,声调有些冷。

    君令仪摇摇头,这对父子还真是一样的执拗性子。

    秦止的眉心蹙起,目光又落在君令仪身上,问道:“他有没有哭闹?本王见丫鬟都在外面站了许久。”

    君令仪摇头道:“没有,小世子挺乖的。”

    秦止的眉头依旧皱着,显然不太相信君令仪的话。

    他从丫鬟的手中接过提灯,又拽了君令仪的手掌,道:“本王送你回去。”

    君令仪应声,似是小白兔一般乖巧地跟在秦止的身后。

    冰冷的冬日,他的手是暖的。

    提灯照着前方的路,君令仪拿好木盒。

    秦止眼尖,目光扫过,问道:“何物?”

    “小世子的画。”

    话音落,秦止的脸色差了些。

    君令仪这才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忙改口道:“小世子下午刚画的。”

    “嗯。”

    秦止应声,没再说什么。

    君令仪抬起头,看着秦止的侧脸,开口道:“王爷,其实小世子画那副画不是为了嘲讽您,只是那时候我还没有入府,小世子年幼,想不出自己母妃长什么样子,便照着王爷的模样想象了一个,小世子一直当那副画是自己的母妃,王爷要烧,小世子便耍了些小性子。”

    “嗯。”

    依旧是一个字,依旧是冷冰冰的语气,也不知刚才君令仪说的话他是否听进去了。

    两人走了不久,便到了孟宇轩的门前。

    天气寒冷,桃儿却依旧在门前守着,眉目之间带了些许担忧,一直望着眼前的雪路。

    今日她把凳子搬进去,出来的时候只见王爷一个人,也不知王妃是否出事,就一直在孟宇轩的门口等着。

    她心中担忧,却只能左右打听,更是不敢哭出来。

    君令仪看见她的时候,她的鼻头红红的,眼眸中也闪烁着激动的光。

    君令仪无奈笑笑,摸着桃儿竟比她都凉的手,赶忙让她进屋去烤烤火。

    她也同秦止一起进了主屋。

    画盒放在桌上,君令仪还没来得及给秦止看。

    却是秦止骤然开口问道:“王妃可饿了?”

    没头没脑的话,君令仪听着,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一日辛劳,她光顾着做人生导师,自己倒一大天都没怎么吃东西。

    可肚子里还算饱,再加上天色已晚,她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是秦止开口道:“本王饿了,想吃王妃亲手做的。”

    君令仪眨眨眼,“王爷,我不会做饭。”

    “本王知道,只是天晚了,也不知能去哪儿找厨子。”

    他说着,眉目垂下,似是真的有些无助的模样。

    君令仪看着他的表情,嘴角不禁扯了扯,只要秦止想,子时厨子不也得乖乖的过来。

    如果他想用沐风楼的事情试探,她倒是可以再给他做一次炒鸡蛋。

    秦止抬眸看着她,似是看透了她心中所想,道:“今日是本王的生辰。”

    这一句倒是始料未及。

    秦止和老君头是一日的生辰?

    不对啊,若事实如此,老君头不得每次过生辰都在家里翻个天?

    君令仪看着秦止,问道:“王爷不是除夕的生辰吗?”

    秦止的目光垂下,看着桌边燃烧的蜡烛,悠悠笑了。

    这一笑很美,映入君令仪的眸中,勾人心魄。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