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 还好本王有你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秦止看着她担忧的目光,笑道:“本王无事,刚处理了太后之事。”

    ”哦。“

    君令仪应声,又转过头将发髻全都送散开,起身上床睡觉。

    秦止早已躺在床上,此刻见她来了,身子向旁边挪动一些。

    君令仪和秦止并肩躺着,烛光已灭,今日的月色也不太好,屋里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君令仪睁着眼睛看着黑暗。

    踌躇片刻,依旧开口道:“王爷。”

    无人回应。

    她的眸子垂下,继续道:“太后一直在找‘玉锦囊’,此刻她已经找到,不日‘玉锦囊’就会入宫了。”

    话音落,她能明显感觉到身侧之人的呼吸一紧。

    秦止的眸子缓缓抬起,也看向这一片黑暗。

    他的喉间轻动,良久道:“嗯。”

    他的王妃知道的东西好像比他想象中的多太多。

    他的声音又顿了片刻,道:“关于此事,王妃有何想法?”

    君令仪的眉头微皱起一点,道:“太后之野心,实在可怕,这些年齐国甚猛,大有吞并周遭数国的意味。

    先帝好战,王爷又战名在外,一时齐国疆土扩增不少。

    可先帝死后,齐国内乱严重,太后为防止他人说她女权干政,杀了太多人,亦用了太多的酷刑。

    此时召‘玉锦囊’入宫,不管是借名声也好,夺天下也罢,想来太后的野心,是这天下之人皆叩首在她的裙下。”

    明明是叙述着皇族之间的事情,可在秦止面前,君令仪却可以毫不在乎的全盘托出,不怕得罪谁,亦不怕秦止觉得她在挑拨他与太后的关系。

    这样的信任,连君令仪自己都没发现。

    她只是皱着眉头,将她心中所想一一叙述。

    她说着,秦止便也一一听着。

    君令仪又道:“从北疆回来之后,太后已卯足了劲儿对付王爷,或许在武力之上她的暗卫差王爷太多,可论起朝堂之下,若正大光明地打,太后依旧有优势,如今王爷最该做的,是养精蓄锐,等待‘玉锦囊’入宫之后太后的动作。”

    “嗯。”

    秦止应声,道:“‘玉锦囊’?可控天下?”

    君令仪未言语,眼眸中却染了几分担忧。

    让燕宁入宫,一经发现便尸骨无存,更何况秦止也会盯上……

    心里想着,竟不知秦止的身子离得近了些,他的声音轻轻响在耳畔,道:“还好本王有你。”

    话音落,君令仪的身子僵了。

    她的呼吸变得有些小心,好像自己又有一层面具要在秦止的面前破掉。

    她佯笑道:“王爷说笑了,我不过一介女流,就是知道的消息多了些,又喜欢杂七杂八地乱猜乱说,这些事到最后不还得交给王爷处理,让我安安稳稳地过我的小日子。”

    她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向着她的方向看来。

    讲究,秦止道:“男子能做之事,女子为何不可?”

    君令仪一怔,唇角张开,道:“我……”

    一时哑言,这句话是她曾经对慕烟说的,没想到秦止还记得。

    她听见秦止的声音又压低了些响在她的耳畔,他道:“你什么都无需做,只要在本王身边,本王就可安心谋这天下。”

    唇边吐出的气息痒痒环绕她的耳廓。

    君令仪的喉间动了动,不知这是不是又是秦止试了一次情话。

    心底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耳边的呼吸渐渐均匀。

    秦止刚刚回来,太后却频频出招,他也着实忙碌。

    君令仪转过身子,感觉着自己的气息和秦止的交错在一起。

    鼻端是他身上特有的味道,闻起来,让人甚是安心。

    风儿吹散乌云,微暗的月光洒下,让君令仪能看清眼前之人的轮廓。

    她的手掌抬起,指尖不自觉描摹上秦止的唇。

    他的唇形甚好,亲上去的感觉亦让人怀念。

    喉间轻动,心里叫嚣着亲上去。

    她的身子向前拱了一些,头稍稍靠近,鼻尖和秦止的撞在一起。

    秦止的气息好像有些乱了。

    君令仪抬眸,有些狐疑地看着他。

    忽是床头传来一声人声,道:“嘿!”

    君令仪一惊,身子滚了一圈,“啊!吓死宝宝了!”

    黑暗中有一声稚嫩的声音起,道:“本世子才是宝宝!”

    君令仪听着动静,马上从床上坐起来点蜡烛。

    蜡烛点亮,君令仪低头向着刚才声音发出来的声音看过去。

    不出所料,这声音是慕烟发出的。

    此刻慕烟正站在床下,一动不动地看着床上的景象。

    君令仪转过头,见刚才自己一脚把秦止踹到了床边,此刻的秦止眉心蹙起,正在揉着被磕到的头……

    君令仪将秦止扶起来,两个人一起看着慕烟。

    慕烟眨眨眼也不说话。

    君令仪问道:“小世子有事?”

    慕烟这阵子一直十分乖巧,可刚才的一声叫,实在熊孩子的很。

    慕烟看着君令仪,道:“母妃不是说对父王没有非分之想,大半夜地摸父王嘴唇做什么?”

    慕烟的目光极其真诚,一边说着,他还模仿君令仪的动作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君令仪一时石化,她今天一定是水逆。

    孟宇轩内甚是安静,唯有一大一小看着君令仪,等待着她的答案。

    君令仪咳嗽了一声,扯了一个笑脸看向秦止,顺势伸手摸着他的嘴唇,道:“母妃是看见父王的嘴巴上起皮了,忍不住想要伸手撕一下。”

    说着,君令仪的指尖轻扯,在秦止柔软的嘴唇上什么都没扯下来。

    可她的面上却没有丝毫的尴尬之意。

    她笑笑,又道:“其实这样扯皮是很不好的,我去给你们倒水,润一润。”

    说着,君令仪下了床榻,跑到桌边倒水。

    倒水的时候她的身子背对着秦止和慕烟,五官忍不住拧在一起。

    今日的事情实在太多,她的脑子都转不过来了,祈祷这次能够糊弄过去这一大一小。

    另一边,慕烟轻巧地爬上床,笑嘻嘻对着秦止耳语道:“父王,陆叔叔已经和我说了,若是母妃对你没有非分只想,一定要仔仔细细观察你俩的动态,怎么样,我今日来的是不是特别及时?”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