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和王爷一起cosplay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两条比蜡笔小新眉宽一些的眉毛趴在她的眼睛上,稍稍上扬的眉梢带着匪气,硬生生压住了君令仪本身的稚气。

    君令仪目瞪口呆地看着铜镜,秦止拿着眉笔的手托在腮边,仔细观赏着自己的作品。

    沉吟片刻,秦止的身子又低下来。

    君令仪下意识地向后仰了身子。

    秦止瞧着,微微一怔,问道:“如烟觉得不好?”

    君令仪看着秦止面上的狐疑和真诚,忍不住顿了顿嘴角,让一个瞎子帮她画眉毛,她一定是疯了。

    还她十年来画的最好的眉毛!

    君令仪嘘了口气,无奈地对着秦止扯了一个笑意,“王爷觉得如何?”

    “如烟怎样都好看。”

    “……”

    君令仪放弃了,她看着秦止握着眉笔蠢蠢欲动的模样,整个人瘫在座椅上,道:“那便有劳王爷了。”

    既然画了眉毛,就顺势一起都画了吧,反正经过秦止的手,估计连燕宁都认不出她,绝对的整容式伪装……

    秦止的动作依旧认真帅气,君令仪看着他认真地挑选工具在她脸上涂抹,只觉得他像是拿刀在她心上乱划。

    心划着划着也就习惯了,君令仪看的久了,便专心欣赏秦止认真的模样。

    常年舞刀弄枪的手指依旧白皙修长,动作也是慢条斯理的,屋外的阳光洒入,映着他的侧颜。

    初用的人还不能把握胭脂水粉的用量,温热的指腹擦在君令仪的脸颊上,秦止稍稍皱眉,身子低下,轻轻在她的脸颊上吹了一下。

    痒痒的感觉拂过脸颊,君令仪的喉间不禁动了动,眼神一瞬不知看哪边才是。

    秦止认真吹去她脸上的浮粉,又盯着君令仪看了半晌,狐疑道:“如烟的脸色怎这般红?”

    君令仪伸手在耳边扇了扇,尴尬笑道:“屋里太热了,太热了。”

    她的目光从秦止的脸上移开,刚好瞧见铜镜中的自己。

    或许是因为希望已经被降到了最低,此刻看起来,君令仪倒还觉得不错。

    整体粗犷的妆容压住了她的娃娃脸,匪气十足的面容虽不好看但也不太突兀,若是君令仪现在出去劫个路,没准还能拿回来几两银子。

    最主要的是,在这个妆容下,完全认不出君令仪本来的模样,倒有点像是cosplay了一个山贼。

    秦止依旧拿着粉比划着,君令仪捏了捏自己的下巴,倒觉得缺了点什么。

    嘴角轻抿,灵机一动,她稍稍散开一些头发,用剪刀剪了一缕下来。

    秦止一怔,手上的动作也停下了,凝眸看着君令仪。

    君令仪将头发黏在一起,做成了一抹小胡子粘在自己的嘴巴上,末了又得意地摸了摸,如此便好多了。

    秦止见景,脸色微沉,只又低下头做最后的收尾。

    君令仪摸了摸自己的眉毛,道:“王爷,这个妆容我怕是画不好。”

    “本王每日帮你画。”

    “你能记得怎么画?”

    她总觉得眼下这张脸像是机缘巧合画出来的……

    秦止垂眸:“嗯。”

    君令仪虽似信非信,但看着秦止的态度也没再说什么,大不了就一天换一张脸,一天换一个名字,反正依靠秦止的这双手,君令仪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秦止盖上粉盒,拧眉严肃道:“擦白白和擦红红的便都不用了。”

    擦白白?擦红红?

    君令仪抬眸瞄了秦止一眼,强忍着嘴角的笑意。

    用秦止一惯冷冷的语调说出这样的话,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秦止的眼眸轻挑,似不明白君令仪因何而笑。

    君令仪看着秦止狐疑的表情,嘴角笑意更甚,“多谢王爷画眉施粉。”

    秦止的眉心皱的更紧,手指捏了捏眉心,“喜欢就好。”

    君令仪又对着铜镜照了照,道:“王爷,你说我要不要再贴个络腮胡子。”

    “不要!”

    “哦。”

    秦止的反应稍微激烈些,君令仪将头发束起来,起身笑道:“属下君如烟参见王爷。”

    秦止应声,目光稍稍下移,不禁向前走了两步,为君令仪系上腰带。

    君令仪一怔,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的腰带不知何时松开了。

    前阵子卧床君令仪便胖了些,此刻见松垮的腰带下自己稍微粗了一丢丢的小蛮腰,咳嗽道:“王爷,这件衣裳着实厚了些,现在穿不大合适。”

    秦止专心为她系腰带:“你怕冷,多穿些。”

    君令仪还未来得及回话,却是一个声音响起,道:“秦止哥哥。”

    君令仪稍稍一怔,这个声音?

    话音初落,帐篷的帘子已被人挑开了,陈锦凝一身火红戎装,笑着跑了进来。

    刚进门,陈锦凝的笑就凝住了。

    君令仪的目光和陈锦凝的撞在一起,礼貌性地低下头准备向后退一步,却是秦止拉住她的胳膊阻止了她后退的动作,又认真将她的腰带系好,冷道:“你怎么来了?”

    这话,是对陈锦凝说的。

    陈锦凝看见君令仪是男子,便也不再愣神,只当秦止是在关心手下。

    她眉眼含笑,上前道:“我听说姑母受伤,心中焦急,特意快马一日赶上大军,想和秦止哥哥一起去北疆查找真凶!”

    “不可。”秦止的语气冷至冰点。

    君令仪听在耳中,忽觉昨日秦止对她说的“不可”还真是温柔。

    “秦止哥哥……”陈锦凝向前一步,想拽住秦止的手臂。

    秦止刚好系好腰带,挽着君令仪的胳膊一齐向后退了一步,面若冰霜,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

    陈锦凝见状,头微微扬起,不怒反笑,道:“舞蝶,把东西拿过来。”

    唤做舞蝶的小丫鬟捧上一卷明黄,陈锦凝拿着在秦止的眼前晃了晃,笑道:“太后姑姑懿旨已下,我若是不和你去北疆,就是抗旨不尊。”

    说罢,陈锦凝又向前一步,秦止拽着君令仪向后一步。

    陈锦凝笑道:“秦止哥哥,我知道你是担心我这一路会有危险,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乖乖跟着你,不让你担心。”

    秦止的目光落在懿旨之上,冷道:“大军即将启程,本王要整理片刻。”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