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十年的兄弟情都喂了狗了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这是自然。”秦止的目光落在君令仪的脸上,眼眸中的赞赏和骄傲毫不掩饰。

    陆维琛忍不住抽了自己一个巴掌,此刻他突然有一种冲动,就地摆摊,挥手叫卖,“热腾腾新鲜出炉的狗粮了,不虐狗不要钱!”

    陆维琛和秦止在看戏,可跪在地上的男人却看不得,他的身体挣扎地剧烈,奈何完全无用,只能听着一声声嘶吼在耳边响起,声声煎熬。

    他的双眸通红,两道泪从眼眶落下,怒吼道:“住手!住手!我都招,我都招!”

    君令仪摆摆手,月儿的嘶吼声停了。

    男人颓然跪在地上,道:“是我把刺绣烧毁的。”

    君令仪捏着下巴看着他,良久又道,“你这样,让本妃很怀疑是屈打成招,不行,继续用刑。”

    男人一怔,屏风后似又有了动静,男人又吼道:“我把烧刺绣的蜡烛藏在家里了,王妃若是去查,还能查到蜡烛上的金线,还有,那个刺绣被小人烧了一个缺口,百鸟烧出了十几只,凤凰烧去了尾巴的毛,真的是小人干的!”

    君令仪抬手,又看着男人,眼眸中的凌厉多了几分,道:“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男人看着君令仪,喉间艰难地动了几下,终是耷拉了脑袋,招道:“是……君府大小姐,她给了小人一笔钱,还绑了小人的小儿子。”

    君令仪站起身,低头看着男人,道:“你也算不错,没有顾了小儿子就不顾大女儿。”

    男人匆忙抬起头,他的脸上满是泪水,声音都是颤抖的,“求王妃放过月儿,小人自知是死罪,愿受千刀万剐,可月儿还是个孩子,求王妃赏赐她一些伤药,让她能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长大。”

    君令仪叹了口气,颔首道:“虽不是个好人,倒是个好父亲,行了,屏风撤去吧。”

    小厮把屏风撤去,男人攥紧了手掌,废了好大的劲都不敢抬头看自己的女儿,却是蹬蹬蹬地脚步声响在耳边,一双手臂环住了他的脖颈,而后是熟悉而又软萌的声音,“爹爹。”

    男人一怔,抬起头看着月儿完好无损地站在他的面前,他的面上带着满满的难以置信,上上下下把月儿打量了几遍,发现月儿毫发无伤,男人赶忙将月儿拥入怀中,又亲又抱,生怕再失去她。

    月儿的手指抬起,指着屏风后的一人道:“爹爹,这个人能发出和月儿一样的声音,就是好凄惨啊,吓死月儿了。”

    男人顺着月儿的手指抬起头,只见一个年约半百的老头端坐屏风之后,微笑着向他点头。

    君令仪上前摸了摸月儿的头,道:“傻丫头,这叫口技,专门模仿声音的,爷爷模仿的像不像?”

    月儿猛点头,君令仪又笑道:“你要乖乖的,姐姐帮你去把弟弟接回来。”

    “好。”

    男人此刻方反应过来,一时泪水再次夺眶而出,他的头重重地磕在地上,道:“小人李景多谢王妃的恩情,今生今世,小人愿意为王妃做牛做马,肝脑涂地!”

    君令仪笑道:“得得得,本妃不缺牛马,你就好好地照顾你家儿子和闺女,别天天被人绑架就成了。”

    说罢,君令仪转身离开,只剩下男人还跪在地上没有起来,月儿也学着男人的样子,跪在地上送君令仪离去。

    陆维琛看了一场戏,忍不住拍手叫好,“绝了。”

    一环套一环的审讯模式,硬是在不伤敌我的条件下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和证据,又让敌人归顺,君令仪这一套做法,怕是大理寺的人都要称赞。

    秦止的眸子微微眯起,目光始终落在君令仪的身上,从始至终,她便坐在那里,时而慵懒,时而胡闹,时而心狠,可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似是一只狡黠的狐狸,静静看着猎物步入陷阱。

    自由的她,果然更让他惊艳。

    陆维琛拽了拽秦止的袖子,道:“老五,你家妹子往这边走了,咱俩躲一下。”

    秦止眉心微凝,向外踏了一步,看着君令仪的目光温和而宠溺,“王妃。”

    陆维琛:“……”

    君令仪一怔,也未料到会在这里看到秦止,赶忙站好道:“王爷也出来看风景?”话说着,君令仪的目光自然转到秦止身侧的陆维琛身上,而后再转到陆维琛拽着秦止袖子的手上。

    陆维琛的袖子因为烧灼带了好几个大窟窿,似断非断的模样是今时最流行的款式。

    如今落入君令仪眼中,她的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萌萌的小剧场。

    陆维琛:“小五五,你的袖子怎么是好的,扯开扯开!”

    秦止:“好,都依你。”

    嗷……

    君令仪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防止自己当众流鼻血。

    陆维琛看着君令仪一脸娇羞的模样,看向秦止的目光带了几分惊异,他本以为老五是个木头疙瘩不会撩妹,谁知道这日久生情的,审讯时步步为营的妹子到他面前都变成害羞的小绵羊了。

    秦止的眼中唯有君令仪,他开口道:“王妃可要同行。”

    “不必了。”

    君令仪赶忙摆了摆手,心里想着王爷也该长点心了,陆大人都警告地看了他好几眼,还和自己说话。

    君令仪撇了撇嘴,为了防止自己继续发光发热下去,道:“我今日准备回君府一趟,不打扰王爷和陆大人了。”

    话音落,君令仪稍一欠身,脚底抹油飞快地跑了。

    临跑之前还向陆维琛眨了眨眼睛,意味难明。

    陆维琛愣在原地,秦止已脸色阴沉地转过头看着他。

    陆维琛举起双手,“老五,我和妹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虽然她刚才临走的时候向我笑了没向你笑,可咱俩好歹十年兄弟情,这点小醋不会也吃吧……

    秦止将手中的案卷递给他,冷道:“三日之内,查清真相。”

    陆维琛悲催地看着秦止的背影,“好吧,为了你和嫂子的幸福明天。”

    秦止又道:“半月之内。”

    陆维琛:“……”

    十年的兄弟情都喂了狗了,还不如他叫一声嫂子?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