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王妃有心上人了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嗯?”

    秦止的喉间发出一声狐疑,君令仪露出一个“你懂得”的表情。

    今天早上她发现秦止在看这些小黄书,为了避免秦止看到某些男女画面稍感不适,她很贴心地帮秦止问了“小黄书达人”桃儿正确的空降地址。

    秦止狐疑,却是杜宇进门,“王爷,陆大人来了,在书房等你。”

    秦止应声,拿着包袱同杜宇一起走了。

    桃儿刚巧从门外进来,和秦止打了一个照面。

    桃儿请安,待秦止走远了方进门来,脸上尽是笑意。

    看王爷的衣裳应是刚下朝的装扮,甜食放在桌上,桃儿的心底也抹了蜜。

    一边的君令仪却有点坐不住了。

    陆维琛来了?

    她揉了揉眉心,这个时辰来,八成是兴师问罪。

    一想到陆维琛哀痛不已,秦止在一边无奈解释的画面,君令仪内心的负罪感就多了几分。

    她坐在座位上沉思半晌,桃儿见慕烟走了,开了食盒准备让君令仪吃些。

    只是食盒的盖子刚刚打开,君令仪已经起身向外走去,“不必跟着本妃。”

    桃儿诧异,“王妃,您是去?”

    “书房。”

    君令仪留下两个字,便已走远了。

    彼时,书房内。

    “哀痛不已”的陆维琛挤眉弄眼,“老五昨晚你太不地道了,我帮你抓贼,你出去和妹子甜蜜。”

    秦止无视他的话,道:“说吧。”

    陆维琛眼见八卦不成,也恢复了几分正经脸,“对方很严谨,进了沐风楼的消息都是死的,我辗转多处,最终只拿到了一个牌子。”

    说着,陆维琛将怀中的玉牌放在桌上,秦止瞧着,凝眸道:“紫霄门?”

    京城第一富豪罗霄身边的家奴都会带这样一块玉牌。

    陆维琛颔首,“对,就是紫霄门,就算太后在朝堂的势力再大,和紫霄门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所以我觉得此事应该和太后无关。”

    罗霄一不缺钱,二不为政,十年前就有退隐之意,留着紫霄门,不过是为了自我保护,为什么会参加这样的行动?

    秦止未言,只是看着桌上的玉牌。

    沐风楼?紫霄门?

    君令仪,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是本王不知道的。

    他的指尖落在桌上,冷道:“拿回去,不查了。”

    “不查了?”

    “有些事,还是自己了解较好。”

    秦止说着,杯中清茶入喉,眼眸中隐隐闪动着什么东西。

    陆维琛看着,眼睛又发了光,“老五,恋情有新的进展了?”

    秦止将茶杯放下,陆维琛“嗷”地一声叫出来,秦止拧眉看着他。

    只见陆维琛满脸笑容:“牙印新咬的,昨天晚上又亲了!”

    秦止的指尖敲在桌上,“通天阁。”

    “老五你放心,太后和面首们的两三事我都已经写了十卷了。”

    秦止的冷眸扫来,陆维琛捧好自己的小心脏,“咳咳,通天阁还有事,臣去忙了,王爷您好好恋爱……呸,做事,微臣告退了。”

    陆维琛两步出书房,心里忍不住感慨,铁树开花就是不一样,恋爱都不用细水长流,直接上战杀敌,回回只取上将首级,照这样下去,不久他就能看见小郡主了。

    陆维琛还乐呵呵往外走,怎知道刚出门就瞧见角落里有一人偷偷摸摸的。

    他微眯了眸子,道:“谁在那儿鬼鬼祟祟的,出来。”

    君令仪在门口看了半天,此刻见陆维琛说话,方挪着步子从墙角走了出来。

    陆维琛见是她,怔道:“王妃?”

    眼瞅着天色还是晌午,君令仪也甚有精神,陆维琛砸吧砸吧嘴,老五昨晚上发挥有点失败啊。

    可这表情看在君令仪眼里,就有点别的意思了。

    君令仪叹了口气,垂首道:“陆大人,对不起,所有的一切都是误会。”

    陆维琛一怔,想起之前君令仪好像还误会他和秦止有一腿,此刻这么恭敬地道歉,倒是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他清了嗓子,笑道:“没事,我已经和王爷说清楚了。”

    见状,君令仪总算放心了,她的表情已经很诚恳,“陆大人放心,我和王爷之间绝对只是逢场作戏,其他的一概没有,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只要不是必要的场合,以后我一定和王爷保持距离。”

    “等等!”

    陆维琛听着,这话的方向怎么有点不对劲啊……

    君令仪站直了身子,反正错误是她犯下的,秦止最早嘴上的牙印也是她醉酒咬的,陆维琛生气也是正常,她今天站在这儿,就愿意接受陆维琛的怒火。

    陆维琛看着她,道:“你有心上人?”

    君令仪一怔,她刚才说了那么多话,陆维琛怎么就对她编的这句最感兴趣?

    但是为了让陆维琛彻底地放心,君令仪使劲地点了点头,眼神也是异常的坚定。

    陆维琛看着她的眼神,只觉整个人在风中凌乱,他好不容易觉得自己成就了一段姻缘,搞定了老五,妹子这里又出了问题?

    这年头,媒婆怎么就这么难当呢?

    他正了正自己的情绪,看着君令仪道:“方不方便透露一下,你的心上人是何方神圣?”

    君令仪心虚笑笑,“陆大人,这属于个人**……”

    看着陆维琛这表情,是准备把她所谓的心上人一起接过来,四个人在王府里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光是想着,君令仪就觉得一阵恶寒……

    陆维琛的口味,确实有点重。

    陆维琛看着君令仪闪躲的眼神,又问道:“不过是白如深吧?”

    “啊?!”

    君令仪一惊,怔怔看着陆维琛。

    陆维琛看着她的表情,脑袋疼的厉害,赶忙道:“小姑娘,我和你说,我是过来人,很多事呢,不能只看表面,白如深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温文儒雅,关怀体贴,可他一门心思扑在了他的医术上,你要是和他在一起,很容易失去很多生活的乐趣,而且,他这个人呢……”

    “咳咳咳!”

    君令仪刻意地咳嗽了两声。

    陆维琛摆了摆手,“我知道你不愿意听,可我怎么说也大你两岁,这三年和白如深一直是朋友,知道的也多些,他这个人是个好人,但是……”

    “白神医。”

    赶在陆维琛继续说下去之前,君令仪向着陆维琛的身后叫了一声。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