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本王喜欢你的全部@

作品:《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君令仪看向别处,继续道:“我让我的一个朋友把宁鹤轩赶出了京城,还告诉他,以后只要在京城见到他一次就打一次,可惜刚才赏花没带棍子。”

    君令仪心中暗觉好笑,这次宁鹤轩到底是谁带进来的,看刚才的那几场表演就很清楚了。

    秦止的声音传来:“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以后要是休了……”

    秦止看着她。

    君令仪咳嗽了一声:“王爷,作为一个朋友,我奉劝一句,你以后若是娶妃,千万别娶君柔慧这样的,你以为进屋的是只小白兔,其实在女人面前她就是条没骨头还硬要蹦跶的毒蛇。”

    秦止低头看书,也不知刚才君令仪的话听进去了多少。

    君令仪打了一个哈欠,怎知却听见秦止的声音响在耳畔,“本王有妃。”

    不轻不重的四个字,落在君令仪的耳中。

    君令仪一瞬睡意全无,睁开眼看着对面的人。

    马车中翻书的声音变得格外的明显,君令仪踌躇片刻,苦口婆心道:“王爷,其实我之前也没和您开玩笑,这场婚约本来就是个笑话,你不情我不愿的,我之前就说过了,我若是走了,绝对不会给你留下任何的困扰,我会设计一个很好的理由消失,一个让齐国百姓,君家和皇家都满意的理由。”

    秦止的指尖碰触在书页上,马车外很安静,秦止的眸子抬起,对上君令仪的,“若本王是情愿娶你的呢?”

    轰!

    轰!

    轰!

    三颗原子弹在君令仪的大脑中爆炸了……

    偏是秦止似是不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话,继续低下头认真看书。

    君令仪的左眼皮跳的厉害。

    “王爷,我们才认识四天!”

    “本王对你一见钟情。”

    “王爷,我是庶出!”

    “本王也是。”

    “王爷,我……我有病!”

    “本王找太医给你治。”

    “治不好的那种!”

    “本王不嫌弃。”

    “……”

    君令仪满脸悲催地看着秦止,“王爷,你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本王喜欢你的全部。”

    “……”

    这种一脸面瘫眼睛盯着书说情话的本事,除了秦止怕是找不出另外一个了。

    君令仪捏了捏眉心,这厮喜欢她,不科学啊……

    秦止看着君令仪的表情,漠声开口:“本王开玩笑的。”

    “……”

    君令仪似是听见头顶有乌鸦飞过的声音……

    酷暑时节都因为这个笑话飘起雪来。

    君令仪的眸子偏向别处,不再想秦止刚才发的神经,今日的这段路上,还有正事要办。

    昨日她已经将消息送出去了,燕宁应该会在回王府的这段路上救她出去。

    马车外很安静,君令仪闭起眼听着车轮滚过地面的声音。

    这段路,人烟稀少,很适合作案。

    “嗖!”

    耳边骤然响起羽箭在空中划过的声音。

    君令仪的眸子抬起,却是秦止猛地抱住了她的身子,“小心。”

    他的声音响在耳畔响起,君令仪的眉头拧在一起,身子被秦止抱着,耳边是秦止的心跳声。

    她的眼睛睁着,看着秦止的冷峻的侧颜,他的手中攥着一支羽箭。

    君令仪和燕宁说要制造一点混乱,眼前这景象,他丫的想要直接弄死她?

    秦止的身子护在她的身前,君令仪的目光落在箭尾,眼眸猛地瞪大,“松手!这是玉毒坊的鸡毛箭!”

    秦止这才察觉,手掌松开,掌心已是乌黑一片。

    君令仪看着他的面色,马车外又响起“嗖嗖嗖”的箭声。

    杜宇带着侍卫反击,却还有几支箭落入马车之中。

    依照秦止平日的功力躲开本是容易,可他如今旧伤未愈,此刻又中了毒,君令仪被他抱在怀里,听着外面的厮杀之声。

    她看着秦止的嘴角流出一抹血渍,惊道:“秦止!”

    秦止的眸合上,身子倒在君令仪的身上,君令仪心下一慌,赶忙将他的身子放下。

    马车外厮杀的声音渐渐小了,没有羽箭再射进来,君令仪让秦止躺在座位上。

    秦止的背后中了一箭,君令仪看着,刚想动作,马车外传来杜宇的声音,“属下无能,一百名弓手,全部服毒。”

    一百名?

    君令仪眯了眼眸,怪不得会有那么多的箭射进来。

    只是这五分钟之内解决一百名神出鬼没的弓手的能力,着实让人震惊。

    若是燕宁真的来了,怕是也只有一成胜算。

    杜宇听着里面没有动静,又道:“王爷。”

    君令仪挑了帘子从马车里探出个头来。

    君令仪冷声开口:“杜宇,回王府,请太医。”

    杜宇一怔,看着令仪将帘子放下来,方拱手道:“是。”

    “回王府!”

    杜宇的声音起,马夫的鞭子抽在马背上。

    隐蔽在暗处的侍卫落到明面上,将街道上密密麻麻的尸体一具具搬走。

    他们的手上都带了手套,鸡毛箭被捡起,和尸体放在一起,一把大火将所有的尸体化作灰烬,侍卫们将街道冲洗得异常干净。

    半个时辰之后,街道正常通行,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回王府的马车依旧在前进,马车内传出君令仪的声音:“慢些。”

    不容拒绝的语气,马夫看了杜宇一眼,杜宇颔首,所有人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杜宇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马车内,君令仪将秦止的衣衫退下,目光落在秦止的身上。

    秦止的后背有一条狰狞的疤痕,单是看着便让君令仪忍不住皱了眉头,这样的伤,不知受伤的时候是怎样的光景。

    他腰间还缠着纱布,羽箭刺入背部,晕开一片黑色。

    手掌的毒只及表面,背部的伤却已刺入血肉,玉毒坊的毒阴得很,若是不赶紧处理,恐怕有性命之忧。

    君令仪从腰间拿出匕首,尖锐的刀尖刺进秦止的伤口。

    秦止无意识地皱紧了眉头,君令仪一鼓作气,将箭头随着肉一起剜了出来。

    秦止的额间有汗珠落下,君令仪看着他,明明已经没有意识,面对剜肉的疼,他竟是一声都没叫?

    她的心里想着,手上的动作却不敢停下来,她将秦止的衣裳撕成布条包扎在伤口上。

    马车停下,君令仪刚好做完了包扎。

    杜宇挑开帘子:“王爷,王妃……”

    话音未落,他看着眼前的景象,常年的机器人,愣住了。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