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作品正文卷30、报应!

作品:《宁远孟甜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王笙收养过很多孤儿,有一部分去了国外,还有一部分进了部队当兵。不管什么时候,当兵都是年轻男人最好的出路!

    在王笙的帮助之下,其中有几个人在部队干得很好,已经当上了军官。王笙在部队里有人脉不奇怪,只是我没想到,为了我,老王总竟然会调动这一部分资源来救我!

    这几个警察,别看平时耀武扬威的,其实根本没见过大世面,这时候都被眼前的样子吓懵了。面对这么多杆黑洞洞的枪口,刚才恨不得炸天的牛逼样全都不见了!

    就算他们绞尽脑汁也想不到,王笙用这种方式来捞我!完全碾压了黄所长和杨旭!不管他们多狂,在部队面前还是得老实一点儿!

    这就是军队的威严和实力!

    说真的,就算我这种平时非常低调,不爱出风头的人,这时候也难免激动!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控制住了,接着,一个身材高大精瘦,脸色黝黑的男人才走了进来,不用看他的军衔,光是他的眼神,我就能感觉到,他就是组织这次行动的军官!

    王笙经常跟我说,居移气,养移体。地位和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和身体素质!军官和普通士兵的不同,就是他们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这股气势就是在平时的军营生活中养出来的!黄所长也好,还是阳县的其他小警察也罢,面对这样的威严自然会害怕。

    这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地方,这位军官替我借口手铐,把崔士丹和王剑锋扶起来,竟然没人敢阻拦。

    不过王笙手下的人做事一直是滴水不漏的,不会留下话柄让人说。这军官对黄所长道:“宁远已经被拘留超过48个小时了,你们又没有找到新的证据,不放了他不和规矩。”

    这不容置疑的语气,完全没有要征求黄所长的意见。

    就是简单地在宣告结论:你们这样做是胡闹,人我要带走!

    谁又敢有意见呢?!

    还真有人敢,文贵拦着我的去路,咬牙切齿道:“你带走宁远可以,但王剑锋和崔士丹两个人擅闯派出所,你不能带走!”

    王剑锋和崔士丹没说话,两人叹了口气,双手抱着胸口,用一种关爱傻逼的眼神看着文贵。

    王笙让人来救我,但是不救走他儿子?真不知道文贵那颗脑瓜子里装着的什么,可能是屎。

    不过文贵很快反应了过来,在军官“善意”的目光之下,让开了路。

    不是他心甘情愿地想让开,是他不敢啊!

    他也知道,这次我们的救兵级别比他的靠山还要大!他要是敢继续拦着,那就是找死。

    “你先别走,一会儿我们找你还有事。”没想到,我们将要走出屋子时,军官对文贵说,文贵脸色死黑。

    外面也都是他们的人,整个城东派出所都被控制了。

    “我日。”看着外面面无表情驻守各个要点的士兵,王剑锋咋着舌头,“老爷子搞这么大的阵仗啊,我还以为他不管我们了呢。”

    军官对王剑锋的脾气很好,一改刚才冷面,笑着说:“小王总你开什么玩笑,老王总不会不管你们的。”

    “你带着这么多人出来,部队里不会有意见么?”我但心地问。

    “都是一些兄弟,我们拉练时候顺便经过城东派出所而已。”军官善意地笑道,“而且这是老王总的命令,就算要吃处分我也得办。”

    这些人对王笙都是忠心耿耿的,因为王笙对他们也很好。我也是一样!

    “兄弟,你别这么紧绷着,我先替我家老爷子谢谢你。来根烟?兄弟你怎么称呼?”

    军官很显然心思比较单纯,被王剑锋这忽如其来的一根烟给搞得有点蒙,措手不及地说不抽不会。

    在军营中的生活要比外界单纯太多了,没有生意场上那些弯弯绕和人情世故。

    “锋哥你叫我小陈就好。我叫陈军!”

    其实陈军官比王剑锋看着年纪还要大几岁,可是王剑锋是王笙的独子,出于对王笙的尊重,陈军官才这样叫的。

    这也能看得出王笙的人品!不管是像我这样有恩于王家的,还是王家对他们有恩的,都对他们忠心耿耿,死心塌地跟着王家混。

    “你这名字可真赶巧。”王剑锋笑着叼着跟烟,他脸上还挂着彩,浑然不觉。

    “这是我要入伍前,王总给我改的!我觉得我这个名字叫以前的好听!”

    “你以前叫什么?”

    “额……”陈海左右看了看,转移话题道,“锋哥,阿远,你们先休息一会儿,我去收个尾。”

    然后他一溜烟就跑了,这小子的名字肯定有问题。

    现在重要的不是名字,而是我刚才被文贵打得半死,还断了一根手指头,钻心的疼。

    陈海把部队重新召集起来,同时把林芊芊也放了出来,林芊芊脸色白得比纸还难看,看见我就哇哇大哭,怎么也劝不好。

    我们和陈海站在一边,杨旭和阳县的警察站在另一边,两边像是两条泾渭分明的河一样,汹涌而愤怒地注释着对方。

    杨旭此时已经不隐藏了,也没有隐藏的必要了!面对王笙这样的对手,他还能怎么隐藏?

    “很好,宁远你很好,一个司机能让王笙这么大动干戈,很好啊。”杨旭怒极反笑着我,说了这简单的几句话,可是已经包含了他充足的愤怒!

    “司机?”陈军疑惑地看了我一眼。

    他知道我根本不是什么司机,可不知道我和王剑锋一直以来想要保密——为了查清当年害王剑锋落水的真相,听杨旭这么说,以为杨旭是狗眼看人低,当场讽刺地笑了两声。

    “阿远可不是什么司机。远哥是王总的义子,锋哥的义弟。你敢动阿远,就是在和整个朝阳集团挑战,挑战王总,和我陈军。”

    陈军没扯着嗓子喊,只是平淡地说出了这句话。可这句话却好像有重量一样,猛地撞在每个人的心上!如夜空中横批过了一道刺眼的闪电。

    杨旭老迈的眼神猛地一亮,混杂着惊讶恐惧怀疑!我猜他已经料到我和王家的关系不浅,可也只是以为我和王剑锋称兄道弟,比较投缘罢了,他绝对想不到,我救过王剑锋的命,王笙收我做了养子!

    狡猾如杨旭,已经知道这一仗败得一塌糊涂了,对黄所长交代了几句以后,从人堆里钻出去先走了,全程都没有再说一句话,他知道,不管说什么,今天是斗不过我了!

    与其留在这里被我们几个年轻人羞辱,还不如趁早离开!

    连杨旭都走了,派出所的其他人也很尴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傻站在那儿了。

    陈军让部队在路边就地休息,这些年轻的士兵们全部原地就做,几十号人坐下来,竟然一点儿杂声都没有,如果不是有路灯照着,可能都发现不了这儿藏着几十个人,可见纪律之严明!

    我想去医院先处理一下伤口,陈军却让我等一下,说有些事儿还要交给我亲手处理。

    我心想还有什么事儿能重要到要我亲手处理?我现在手都快疼得保不住了,就不能让我先去医院包扎一下手上的伤口么?

    但没多久,文贵就被陈军的人押到了我面前,陈军豪爽地拍了拍我的肩膀道:“阿远,男人不留隔夜仇。我现在把他交给你了!”

    我真没想到陈军会这么做!

    文贵像是一只狗一样,不敢抬看我,他也不想求我,所以就只好这样低着头,尽量避免和我目光接触。

    我当然不会放过他,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强迫他抬头看着我,文贵顿时慌了,咬着压根问我想干什么?!

    我的眼珠子里充着血丝,看起来红的渗人——这些都是我的愤怒!

    我一字一顿地对文贵说:“我要报仇。”

    说完,我对着文贵的肚子就是一拳,文贵疼得蜷缩成了一只虾!

    我真没想到陈军会给我这个报仇的机会,这是我现在最想要的!我早就说过文贵会有报应的,但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还是我给的报应!

    “你不能打我……”文贵咳嗽着,痛苦地捂着肚子说,“这儿是派出所,你还有,还有王法么?”

    “王法?”听见这两个字,我的火气就无法遏制,我脚踩住文贵的一根手指,他显然害怕了,浑身颤抖了一下。

    “我问过你这个问题,你不是很自豪地告诉我,阳县没有王法么?”

    啊!——————

    听着文贵被我踩断手指头而发出的惨叫,我完全不同情他!我这人是心地善良,可我不是圣父病,对文贵这种人,我绝不会手软。

    就算是硬汉,面对这种疼痛也会屈服的,文贵一脸的鼻涕眼泪,带着哭腔求我放过他。

    我抓着他的衣领,让他没办法蜷缩起来。

    “不可能。”我斩钉截铁地告诉他,“这是你的报应!”

    福利"hongcha8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