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作品正文卷10、我的身份

作品:《宁远孟甜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我和王剑锋来阳县的前一夜,王笙和我彻夜长谈,主要是交待我要看牢王剑锋,还有交给我阳县的人脉势力。

    崔士丹,也就是疤哥,原来是给王笙当保镖的。后来离开了王笙以后,崔士丹独自来阳县闯荡,本来是做些倒买倒卖的小生意的,没想到竟然让他真混出来了,一度成了阳县地盘最大的势力。

    崔士丹这人重情义,发达以后也没忘掉曾经的王笙的培养——其实正是王笙教了他许多做生意的门道,才让他从一个小学毕业什么都不懂的泥腿子,混成了现在这幅风光的模样。

    每年崔士丹都会来拜访王笙,我陪王笙见过崔士丹。

    在我记忆里,崔士丹很低调,而且很恭敬,跟王笙说话时一直低眉顺眼。直到今天我才认识到了他恐怖霸道的一面!说他在阳县只手遮天也不为过。

    来阳县之前,王笙叮嘱过我,一定要和崔士丹这样的人搞好关系!说真的,我很不想和这样的人来往,太霸道了!林道闵欠的钱,找林道闵去要就好了,为难一个女孩算怎么回事?!

    可我也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我和王剑锋要真的想在阳县干出成绩来,和崔士丹这样的人绝对不能少了往来。

    王笙就是太知道我的性格了,才在出发前故意叮嘱我。

    我刚才不和崔士丹相认,是我怕他不认识我,而且我心里也在抵触着。但看见林芊芊真的要被拉走了,我顾不上那么多了。

    林芊芊确实骂过我,一码归一码,她骂我,我搅和了她的合作和生意。现在她遇到这种危险,如果我不救,那我连自己良心这一关也过不去——就算她不是林芊芊,只是一个陌生女人,我也会救的。

    听见我的声音,疤脸转身停了下来,拽着林芊芊保镖也跟着他停了下来。

    我捂着额头,在众人诧异惊愕的眼神中,从昏暗的包间里走出去,又重复了一边:“崔叔,是我,宁远。”

    我真不确定崔士丹认不认得出我来,只是壮着胆子赌一把。我和他只见过两三面,而且都是他请王笙吃饭时,我跟过去作陪的。他和王笙两人在饭桌上谈笑风生,我性格不爱说话,很低调,他可能从没注意过我。

    可想而知,林芊芊的那些同学看我的眼神有多错愕。一大半人可能觉得我疯了,我怎么可能认识疤脸,还套近乎管他叫崔叔。按照疤脸喜怒不定的性格,肯定会赏我两个大嘴巴子。

    但我站出来,至少拖延了一会儿时间,虽然他们认为我是个一无是处的穷鬼,但人在绝望的时候,会抓住每一根救命稻草!尽管看不起我,大家还是期待地看向我。

    我的心里也很忐忑啊,要是崔士丹记不起我来,那今天这场面就难看了。

    这时,崔士丹对我咧嘴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原来你是阿远啊,刚才没认的出来。”

    这语气,又变成了我曾经认识的他了!跟刚才威胁林芊芊是判若两人。

    其实他对我一笑,我就看懂了,他早就认出我来了,一直装作不认识而已。

    这样我就放心了,对他点了点头说:“崔叔,借一步说话。”

    崔士丹对手下使了个眼色,然后背着手,和我踱步到了走廊的尽头。

    一走到人群看不见我们的地方,他露出了满脸的气愤:“这群王八犊子把你打成了这样,我不会饶了他们的!”

    我一愣,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对前因后果都一清二楚啊。果然,崔士丹沉重地喘了一口气,背着手说:“从你一进KTV我就注意到你了,心想老领导家里人来了,我怎么也得来打个招呼,谁知道被一些小事给耽搁了,等我再赶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你被那小子砸了一个瓶子!”

    他说我是王笙的家里人让我心里一暖,王家确实一直把我当自己人,这也是我会为王家尽忠的原因。

    崔士丹看见我被打了,还听见那帮人起哄嘲笑我,便决定要帮我出这口恶气,扭头就叫来了自己的手下,接着就发生了刚才的那一幕。

    “我在阳县这么多年,还没这么气过。我打电话给你义兄问是怎么回事,你义兄一听也气得不行,和我合计着要帮你出气。不过他说你性格不爱张扬,所以我就想了这一个办法。”

    原来是这样。我估计这么风骚的主意,一定是王剑锋出的。

    崔士丹忽然笑道:“而且你义兄说,你到现在还没女朋友,让我替你制造个机会耍耍帅,最好能直接虏获一个女人的芳心,哈哈哈!”

    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算是服了王剑锋了!

    “我对那个林芊芊没兴趣。不过她爸欠的钱,还是让她爸还吧,崔叔你就不要为难一个女人了。我知道崔叔的气量,也不屑对女人下手。”

    崔士丹被我这个马屁拍得很舒服,眯着眼睛笑道:“我只是吓唬她一下,给你一个出风头的机会嘛。至于林道闵,呵,他现在顾头不顾尾了,哪儿拿得出钱来还?!”

    我奇怪道:“不对啊,他前两天还向我们提交了合作意向书,想和我们合作城市之星项目,公司已经对华容进行过资产考核,是合格的啊。”

    崔士丹正色道:“那你和阿锋要小心了,林道闵现在就是一条全是洞的破秋裤!”

    我心里浮起来了巨大的疑问。

    还好今天崔士丹提醒了我,要不然万一以后王剑锋再变卦要和华容合作,不是直接把朝阳带进沟里去了么?

    王笙说的果然没错,我以后务必要和崔士丹保持好关系。有很多背地里的事,是明面上查不出来的,只有崔士丹八面玲珑的人才知道真相!

    “谢谢崔叔!我还有一个问题,要是我刚才没有站出来帮林芊芊呢?”

    “你肯定会站出来的。这就是你的性格啊,要不然你当初也不会跳进冰水里救起阿锋了。”崔士丹笑着补充道,“要是你真没站出来,大不了林道闵的女儿帮她老子真的抵掉一些债呗,我不是说了么,十万一次。”

    我浑身一颤!

    不过,我知道疤脸肯定干的出来,这种事他也没少干过吧。

    疤脸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快点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吧,虽然不会有生命危险,可这血流的也怪吓人的。他还让我一会儿换件衣服再回家。

    “要不然你义兄看见了又要找理由闹事了。”

    我苦笑道:“今天真的多谢崔叔了,过几天我和锋哥一起来拜访您!”

    “你们兄弟俩来阳县是办大事的,老王总对你们寄予了厚望,你们可不能让老王总失望。等城市之星项目开盘了,我给你们兄弟俩庆功!”

    听着崔士丹一口一个“你们兄弟俩”,我对王家的感激就更重了。如果王笙没有真心培养我,王剑锋没把我当兄弟,外人又怎么会真的那我和王剑锋当兄弟俩呢。我肯定会尽我所能辅助王剑锋,在阳县打一场漂亮的胜仗。

    今天拜王剑锋和崔士丹所赐,我林芊芊的同学面前可以说是出尽了风头,以后还有谁敢看不起我啊?他们现在估计都在猜我的身份呢!

    我低调惯了,一直都没有跟别人说过自己是朝阳集团的副总。

    因为我相信真朋友不会看身份,如果我说出了自己的身份,恐怕身边会多出很多趋炎附势的人!这种人是我最讨厌的。

    崔士丹已经下令放了林芊芊了,当然狠话也没少说。

    我回包间时,众人都一声不吭地坐着,没人说话,脸色凝重,气氛很压抑,估计都被吓坏了,看见我回来了,大家也没反应得过来,还呆滞在哪里。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快回去吧,崔叔说今天的事不追究了。”我说。

    我怀疑崔士丹把他们都吓出神经病了,听我这么说,也没人敢站起来走,有几个人只敢抬起头,用一种又害怕又崇拜的眼神看着我。

    不过也不怪他们,他们平时也就欺负欺负弱者,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面!

    沉默之中,不知道谁小声说了一句:“宁远,今天谢谢你了。”

    我的心里忽然松了一下,也说不清是什么,好像这么多年压在心疼沉重的委屈感,一下子被卸掉了。

    林芊芊彻底被吓坏了,双手抱着身体,头埋在膝盖上一个劲地流眼泪。刚才我没看仔细,现在才发现她的上衣已经被扯破了,如果不用手抱住,胸口都挡不住!这帮混子还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

    我脱下上衣递给她,让她先挡一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叶涛一把拍掉了我的衣服,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你在这里装什么好人,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吧!全都他妈的是你故意的!宁远,你这个人可真是龌龊!”

    这一句话把我的火全都勾了起来,我被他骂了,被他打了,然后好心好意地救了他们,他竟然还这样诋毁我!

    做人还有底线么?!

    我脸直接阴沉了下来,也没说话,拎起桌子上的一个啤酒瓶子,二话不说,对着他的脑袋就爆了下去。

    快来看"hongcha866"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daherhome.net

w88优德在线娱乐